《朱子语类》·朱子語類卷第五十四 孟子四

公孫丑下  天時不如地利章  「孤虛」,以方位言,如俗言向某方利,某方不利之類。「王相」,指日時。集說。僩。


  孟子將 朝王章


  問:「『孟子將 朝王』,齊王托疾召孟子,孟子亦辭以疾,莫是以齊王不合托疾否?」曰:「未論齊王托疾。看孟子意,只說他不合來 召。蓋在他國 時,諸侯無越境之禮,只因以幣 來 聘,故賢者受其幣 而往見之,所謂答禮行義是也。如見梁惠王,也是惠王先來 聘之。既至其國 ,或為 賓師,有事則王自來 見,或自往見王,但召之則不可。召之,則有自尊之意,故不往見也。答陳代:『如不待其招而往,何哉?』此以在他國 而言;答萬章:『天子不召師,而況諸侯乎!』此以在其國 而言。」僩。  或問「孟子將 朝王」一段。曰:「賢者在異國 ,諸侯可以使幣 聘之。若既在本國 ,賢者可以自去相見,諸侯卻不當去召他了。蓋異國 則諸侯不能親往,故可以聘。在國 ,則君自當去相見,又豈可以召哉!要見孟子出處之義,更兼陳代與公孫丑問不見諸侯處,及天子不召師,并之齊不見平陸事一道看,方見得孟子自有一箇方法在。」問:「孟子不去,亦兼惡 其託疾不真實否?」曰:「觀其終篇,不如此說。」又問:「平陸大夫既以幣 交得不是,何故又受他底?」曰:「又恐他忽地自來 。」


  「夫豈不義而曾子言之」!文勢 似「使管子而愚人也,則可」。若是義理不是,則曾子豈肯恁地說!  孟子之平陸章


  「『王之為 都』。左傳 :『邑有先君之廟曰「都」。』看得來 古之王者嘗為 都處,便自有廟。賀孫錄云:「古人之廟不遷。」如太王廟在岐,文王廟在豐。武王祭太王則於岐,祭文王則於豐。賀孫云:「鎬京卻無二王之廟。」『王朝步自周,至于豐』,是自鎬至豐,以告文王廟也。又如晉獻公使申生祭于曲沃。武公雖自曲沃入晉,而其先君之廟則仍在曲沃而不徙也。又如魯祖文王,鄭祖厲王,則諸侯祖天子矣;三桓祖桓公,則大夫祖諸侯矣。故禮運曰:『諸侯不得祖天子,大夫不得祖諸侯。公廟之設私家,非禮也,自三桓始也。』是三桓各立桓公廟於其邑也。」又問:「漢原廟如何?」曰:「原,再也,如『原蠶』之『原』。謂既有廟,而再立一廟,如本朝既有太廟,又有景靈宮。」又問:「此於禮當否?」曰:「非禮也。賀孫云:「問郡國 有原廟否?」曰:「行幸處有之,然皆非禮也。」然以洛邑有文武廟言之,則似周亦有兩 廟。」又問:「原廟之制如何?」曰:「史記『月出衣冠遊之所』,賀孫云:「漢之原廟,是藏衣冠之所。」謂藏高帝之衣冠於其中,月一取其衣冠,出遊於國 中也。古之廟制,前廟後寢,寢所以藏亡者之衣冠。故周禮:『守祧,掌守先王、先公之廟祧,其遺衣服藏焉。』至漢時卻移寢於陵,所謂『陵寢』,故明帝於原陵見太后鏡奩中物而悲哀。蔡邕因謂:『上陵亦古禮,明帝猶有古之餘意。』然此等議論,皆是他講學不明之故,他只是偶見明帝之事,故為 是說。然何不使人君移此意於宗廟中耶?」又曰:「『王之為 都』,又恐是周禮所謂『都鄙』之『都』。周禮:『四縣為 都。』」廣。錄同賀孫。  孟子為 卿於齊章  問:「孟子賓師之禮如何?」曰:「當時有所謂客卿者是也。大概尊禮之,而不居職任事,召之則不往,又卻為 使出弔於滕。」木之。


  沈同以其私問章


  孟子答沈同伐燕一章,誠為 未盡。「何以異於是」之下,合更說是弔民伐罪、不行殘虐之主方可以伐之,如此乃善。又孟子居齊許久,伐燕之事,必親見之,齊王乃無一語謀於孟子,而孟子亦無一語諫之,何也?想得孟子亦必以伐之為 是,但不意齊師之暴虐耳。不然,齊有一大事如此,而齊王不相謀,孟子豈可便居齊耶!史記云:「鄒人孟軻勸 齊伐燕云:『此湯 武之舉也。』」想承此誤,然亦有不可曉 者。僩。  「勸 齊伐燕如何?」曰:「孟子言伐燕處有四,須合而觀之。燕之父子君臣如此,固有可伐之理。然孟子不曾教齊不伐,亦不曾教齊必伐,但曰:『為 天吏,則可以伐之。』又曰『若殺 其父兄,係累其子弟』,則非孟子意也。」去偽 。


  燕人畔章


  安卿問:「周公誅管蔡,自公義言之,其心固正大直截;自私恩言之,其情終有自不滿處。所以孟子謂:『周公之過,不亦宜乎!』」曰:「是。但他豈得已哉!莫到恁地較好。看周公當初做這一事,也大段疏脫,他也看那兄弟不過。本是怕武庚叛,故遣管蔡霍叔去監他,為 其至親可恃,不知他反去與武庚同作一黨。不知如何紂出得箇兒 子也恁地狡猾!想見他當時日夜去炒那管叔說道:『周公是你弟,今卻欲篡為 天子;汝是兄,今卻只恁地!』管叔被他炒得心熱 ,他性又急,所以便發出這件事來 。」堯 卿問:「是時可調護莫殺 否?」曰:「他已叛,只得殺 ,如何調護得!蔡叔霍叔性較慢,罪較輕,所以只囚於郭鄰,降為 庶人。想見當時被管叔做出這事來 ,騷動 許多百姓,想見也怕人。『鴟鴞鴟鴞,既取我子,毋毀 我室!』當時也是被他害得猛。如常棣一詩是後來 制禮作樂 時作。這是先被他害,所以當天下平定後,更作此詩,故其辭獨哀切,不似諸詩和平。」義剛曰:「周公也豈不知管叔狡獪?但當時於義不得不封他。」曰:「看來 不是狡獪,只是獃子。」義剛。


  孟子去齊章


  陳希真問:「孟子去齊處,集注引李氏說『「憂則違之」,而荷蕢所以為 果』,如何?」曰:「孟子與荷蕢皆是『憂則違之』。但荷蕢果於去,不若孟子『遲遲吾行』。蓋得時行道者,聖人之本心;不遇而去者,聖人之不得已。此與孔子去魯之心同。蓋聖賢憂世濟 時之心,誠非若荷蕢之果於去也。」時舉。


  孟子去齊居休章


  沙隨謂:「『繼而有師命』,乃師友之『師』,非師旅也。正齊王欲『授孟子室,養弟子以萬鍾,使諸大夫國 人皆有所矜式』時事。」先生曰:「舊已有此說。但欲授孟子室,乃孟子辭去時事。所謂『於崇吾得見王』,則初見齊王時事。以此考之,則師旅為 當。」道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