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子语类》·朱子語類卷第一

理氣 上


  太極天地上


  問:「太極不是未有天地之先有箇渾成之物,是天地萬物之理總名否?」曰:「太極只是天地萬物之理。在天地言,則天地中有太極;在萬物言,則萬物中各有太極。未有天地之先,畢竟是先有此理。動 而生陽,亦只是理;靜而生陰,亦只是理。」問:「太極解何以先動 而後靜,先用而後體,先感而後寂?」曰:「在陰陽言,則用在陽而體在陰,然動 靜無端,陰陽無始,不可分先後。今只就起處言之,畢竟動 前又是靜,用前又是體,感前又是寂,陽前又是陰,而寂前又是感,靜前又是動 ,將 何者為 先後?不可只道今日動 便為 始,而昨日靜更不說也。如鼻息,言呼吸則辭順,不可道吸呼。畢竟呼前又是吸,吸前又是呼。」淳。


  問:「昨謂未有天地之先,畢竟是先有理,如何?」曰:「未有天地之先,畢竟也只是理。有此理,便有此天地;若無此理,便亦無天地,無人無物,都無該載了!有理,便有氣 流行,發育萬物。」曰:「發育是理發育之否?」曰:「有此理,便有此氣 流行發育。理無形體。」曰:「所謂體者,是強名否?」曰:「是。」曰:「理無極,氣 有極否?」曰:「論其極,將 那處做極?」淳。


  若無太極,便不?了天地!方子。  太極只是一箇「理」字。人傑 。  有是理後生是氣 ,自「一陰一陽之謂道」推來 。此性自有仁義。德明。


  天下未有無理之氣 ,亦未有無氣 之理。氣以 成形,而理亦賦焉。銖。


  先有箇天理了,卻有氣 。氣 積為 質,而性具焉。敬仲。  問理與氣 。曰:「伊川說得好,曰:『理一分殊。』合天地萬物而言,只是一箇理;及在人,則又各自有一箇理。」夔孫。  問理與氣 。曰:「有是理便有是氣 ,但理是本,而今且從 理上說氣 。如云:『太極動 而生陽,動 極而靜,靜而生陰。』不成動 已前便無靜。程子曰:『動 靜無端。』蓋此亦是且自那動 處說起。若論著動 以前又有靜,靜以前又有動 ,如云:『一陰一陽之謂道,繼之者善也。』這『繼』字便是動 之端。若只一開一闔而無繼,便是闔殺 了。」又問:「繼是動 靜之間否?」曰:「是靜之終,動 之始也。且如四時,到得冬月,萬物都歸窠了;若不生,來 年便都息了。蓋是貞復 生元,無窮如此。」又問:「元亨利貞是備 箇動 靜陰陽之理,而易只是乾有之?」曰:「若論文王易,本是作『大亨利貞』,只作兩 字說。孔子見這四字好,便挑開說了。所以某嘗說,易難看,便是如此。伏羲自是伏羲易,文王自是文王易,孔子因文王底說,又卻出入乎其間也。」又問:「有是理而後有是氣 。未有人時,此理何在?」曰:「也只在這裏。如一海水,或取得一杓,或取得一擔 ,或取得一碗,都是這海水。但是他為 主,我為 客;他較長久,我得之不久耳。」夔孫。義剛錄同。


  問:「先有理,抑先有氣 ?」曰:「理未嘗離乎氣 。然理形而上者,氣 形而下者。自形而上下言,豈無先後!理無形,氣 便粗,有渣滓。」淳。


  或問:「必有是理,然後有是氣 ,如何?」曰:「此本無先後之可言。然必欲推其所從 來 ,則須說先有是理。然理又非別為 一物,即存乎是氣 之中;無是氣 ,則是理亦無掛 搭處。氣 則為 金木水火,理則為 仁義禮智。」人傑 。  或問「理在先,氣 在後」。曰:「理與氣 本無先後之可言。但推上去時,卻如理在先,氣 在後相似。」又問:「理在氣 中發見處如何?」曰:「如陰陽五行錯綜不失條緒,便是理。若氣 不結聚時,理亦無所附著。故康節云:『性者,道之形體;心者,性之郛郭;身者,心之區宇;物者,身之舟車。』」問道之體用。曰:「假如耳便是體,聽便是用;目是體,見是用。」祖道。


  或問先有理後有氣 之說。曰:「不消如此說。而今知得他合下是先有理,後有氣 邪;後有理,先有氣 邪?皆不可得而推究。然以意度之,則疑此氣 是依傍這理行。及此氣 之聚,則理亦在焉。蓋氣 則能凝結造作,理卻無情意,無計度,無造作。只此氣 凝聚處,理便在其中。且如天地間人物草木禽獸,其生也,莫不有種,定不會 無種子白地生出一箇物事,這箇都是氣 。若理,則只是箇淨潔空闊底世界,無形跡,他卻不會 造作;氣 則能醞釀凝聚生物也。但有此氣 ,則理便在其中。」僩。


  問:「有是理便有是氣 ,似不可分先後?」曰:「要之,也先有理。只不可說是今日有是理,明日卻有是氣 ;也須有先後。且如萬一山河大地都陷了,畢竟理卻只在這裏。」胡泳。  徐問:「天地未判時,下面許多都已有否?」曰:「只是都有此理,天地生物千萬年,古今只不離許多物。」淳天地。


  問:「天地之心亦靈否?還只是漠然無為 ?」曰:「天地之心不可道是不靈,但不如人恁地思慮。伊川曰:『天地無心而成化,聖人有心而無為 。』」淳。  問:「天地之心,天地之理。理是道理,心是主宰底意否?」曰:「心固是主宰底意,然所謂主宰者,即是理也,不是心外別有箇理,理外別有箇心。」又問:「此『心』字與『帝』字相似否?」曰:「『人』字似『天』字,『心』字似『帝』字。」夔孫。義剛同。


  道夫言:「向者先生教思量天地有心無心。近思之,竊謂天地無心,仁便是天地之心。若使其有心,必有思慮,有營為 。天地曷嘗有思慮來 !然其所以『四時行,百物生』者,蓋以其合當如此便如此,不待思維,此所以為 天地之道。」曰:「如此,則易所謂『復 其見天地之心』,『正大而天地之情可見』,又如何?如公所說,祇說得他無心處爾。若果無心,則須牛生出馬,桃樹 上發李花,他又卻自定。程子曰:『以主宰謂之帝,以性情謂之乾。』他這名義自定,心便是他箇主宰處,所以謂天地以生物為 心。中間欽夫以為 某不合如此說。某謂天地別無勾當,只是以生物為 心。一元之氣 ,運轉流通,略無停間,只是生出許多萬物而已。」問:「程子謂:『天地無心而成化,聖人有心而無為 。』」曰:「這是說天地無心處。且如『四時行,百物生』,天地何所容心?至於聖人,則順理而已,復 何為 哉!所以明道云:『天地之常,以其心普萬物而無心;聖人之常,以其情順萬事而無情。』說得最好。」問:「普萬物,莫是以心周遍而無私否?」曰:「天地以此心普及萬物,人得之遂為 人之心,物得之遂為 物之心,草木禽獸接著遂為 草木禽獸之心,只是一箇天地之心爾。今須要知得他有心處,又要見得他無心處,只恁定說不得。」道夫。


  萬物生長,是天地無心時;枯槁欲生,是天地有心時。方。


  問:「『上帝降衷于民。』『天將 降大任於人。』『天祐民,作之君。』『天生物,因其才而篤。』『作善,降百祥;作不善,降百殃。』『天將 降非常之禍於此世,必預出非常之人以擬之。』凡此等類,是蒼蒼在上者真有主宰如是邪?抑天無心,只是推原其理如此?」曰:「此三段只一意。這箇也只是理如此。氣 運從來 一盛了又一衰,一衰了又一盛,只管恁地循環去,無有衰而不盛者。所以降非常之禍於世,定是生出非常之人。邵堯 夫經世吟云:『義軒堯 舜,湯 武桓文,皇王帝霸,父子君臣。四者之道,理限于秦,降及兩 漢,又歷三分。東西俶擾,南北紛紜,五胡、十姓,天紀幾 棼。非唐不濟 ,非宋不存,千世萬世,中原有人!』蓋一治必又一亂,一亂必又一治。夷狄只是夷狄,須是還他中原。」淳。  帝是理為 主。淳。  蒼蒼之謂天。運轉周流不已,便是那箇。而今說天有箇人在那裏批判罪惡 ,固不可;說道全無主之者,又不可。這裏要人見得。僩。又僩問經傳 中「天」字。曰:「要人自看得分曉 ,也有說蒼蒼者,也有說主宰者,也有單 訓理時。」


  天地初間只是陰陽之氣 。這一箇氣 運行,磨來 磨去,磨得急了,便拶許多渣滓;裏面無處出,便結成箇地在中央。氣 之清者便為 天,為 日月,為 星辰,只在外,常周環運轉。地便只在中央不動 ,不是在下。淳。


  清剛者為 天,重濁 者為 地。道夫。


  天運不息,晝夜輾轉,故地搉在中間。使天有一息之停,則地須陷下。惟天運轉之急,故凝結得許多渣滓在中間。地者,氣 之渣滓也,所以道「輕清者為 天,重濁 者為 地」。道夫。


  天以氣 而依地之形,地以形而附天之氣 。天包乎地,地特天中之一物爾。天以氣 而運乎外,故地搉在中間,隤然不動 。使天之運有一息停,則地須陷下。道夫。  天包乎地,天之氣 又行乎地之中,故橫渠云:『地對 天不過。』振。


  地卻是有空闕處。天卻四方上下都周匝無空闕,逼塞滿皆是天。地之四向底下卻靠著那天。天包地,其氣 無不通。恁地看來 ,渾只是天了。氣 卻從 地中迸出,又見地廣處。淵。


  季通云:「地上便是天。」端蒙。


  天只是一箇大底物,須是大著心腸看他,始得。以天運言之,一日固是轉一匝;然又有大轉底時候,不可如此偏滯 求也。僩。


  天明,則日月不明。天無明。夜半黑淬淬地,天之正色。僩。


  山河大地初生時,須尚軟在。氣質。


  方子。


  「天地始初混沌未分時,想只有水火二者。水之滓腳便成地。今登高而望,群山皆為 波浪之狀 ,便是水泛如此。只不知因甚麼時凝了。初間極軟,後來 方凝得硬。」問:「想得如潮水湧 起沙相似?」曰:「然。水之極濁 便成地,火之極清便成風霆雷電日星之屬 。」僩。


  西北地至高。地之高處,又不在天之中。義剛。


  唐太宗用兵至極北處,夜亦不曾太暗,少頃即天明。謂在地尖處,去天地上下不相遠,掩日光不甚得。揚。  地有絕處。唐太宗收至骨利幹 ,置堅 昆都督府。其地夜易曉 ,夜亦不甚暗,蓋當地絕處,日影所射也。其人髮皆赤。揚。


  通鑑說,有人適外國 ,夜熟一羊脾而天明。此是地之角尖處。日入地下,而此處無所遮蔽,故常光明;及從 東出而為 曉 ,其所經遮蔽處亦不多耳。義剛。


  問:「康節論六合之外,恐無外否?」曰:「理無內 外,六合之形須有內 外。日從 東畔升,西畔沉,明日又從 東畔升。這上面許多,下面亦許多,豈不是六合之內 !曆 家算氣 ,只算得到日月星辰運行處,上去更算不得。安得是無內 外!」淳。


  問:「自開闢以來 ,至今未萬年,不知已前如何?」曰:「已前亦須如此一番明白來 。」又問:「天地會 壞 否?」曰:「不會 壞 。只是相將 人無道極了,便一齊打合,混沌一番,人物都盡,又重新起。」問:「生第一箇人時如何?」曰:「以氣 化。二五之精合而成形,釋家謂之化生。如今物之化生甚多,如虱然。」揚。  「天地不恕」,謂肅殺 之類。振。


  可幾 問:「大鈞播物,還是一去便休,也還有去而復 來 之理?」曰:「一去便休耳,豈有散而復 聚之氣! 」道夫。氣 。


  造化之運如磨,上面常轉而不止。萬物之生,似磨中撒出,有粗有細,自是不齊。又曰:「天地之形,如人以兩 ?相合,貯水於內 。以手常常掉開,則水在內不 出;稍住手,則水漏矣。」過。


  問氣 之伸屈。曰:「譬如將 水放鍋裏煮,水既乾,那泉水依前又來 ,不到得將 已乾之水去做它。」夔孫。


  人呼氣 時,腹卻脹;吸氣 時,腹卻厭。論來 ,呼而腹厭,吸而腹脹,乃是。今若此者,蓋呼氣 時,此一口氣 雖出,第二口氣 復 生,故其腹脹;及吸氣 時,其所生之氣 又從 裏趕出,故其腹卻厭。大凡人生至死,其氣只 管出,出盡便死。如吸氣 時,非是吸外氣 而入,只是住得一霎時,第二口氣 又出,若無得出時便死。老子曰:「天地之間,其猶橐籥乎,動 而不屈,虛而愈出。」橐籥只是今之?扇耳。廣。


  數 只是算氣 之節候。大率只是一箇氣 。陰陽播而為 五行,五行中各有陰陽。甲乙木,丙丁火;春屬 木,夏屬 火。年月日時無有非五行之氣 ,甲乙丙丁又屬 陰屬陽,只是二五之氣 。人之生,適遇其氣 ,有得清者,有得濁 者,貴賤壽 夭皆然,故有參 錯不齊如此。聖賢在上,則其氣 中和;不然,則其氣 偏行。故有得其氣 清,聰明而無福祿者;亦有得其氣 濁 ,有福祿而無知者,皆其氣 數 使然。堯 舜禹皋文武周召得其正,孔孟夷齊得其偏者也。至如極亂之後,五代之時,又卻生許多聖賢,如祖宗諸臣者,是極而復 者也。揚錄云:「碩果不食之理。」如大睡一覺,及醒時卻有精神。揚錄此下云:「今卻詭詐玩弄,未有醒時。非積亂之甚五六十年,即定氣 息未蘇了,是大可憂也!」


  天地統是一箇大陰陽。一年又有一年之陰陽,一月又有一月之陰陽,一日一時皆然。端蒙。陰陽五行。


  陰陽五行之理,須常常看得在目前,則自然牢固矣。人傑 。


  陰陽是氣 ,五行是質。有這質,所以做得物事出來 。五行雖是質,他又有五行之氣 做這物事,方得。然卻是陰陽二氣 截做這五箇,不是陰陽外別有五行。如十干甲乙,甲便是陽,乙便是陰。高。淵同。


  問:「前日先生答書 云:『陰陽五行之為 性,各是一氣 所稟,而性則一也。』兩 『性』字同否?」曰:「一般。」又曰:「同者理也,不同者氣 也。」又曰:「他所以道『五行之生各一其性。』」節復 問:「這箇莫是木自是木,火自是火,而其理則一?」先生應 而曰:「且如這箇光,也有在硯蓋上底,也有在墨上底,其光則一也。」節。  五行相為 陰陽,又各自為 陰陽。端蒙。  氣 之精英者為 神。金木水火土非神,所以為 金木水火土者是神。在人則為 理,所以為 仁義禮智信者是也。植。  金木水火土雖曰『五行各一其性』,然一物又各具五行之理,不可不知。康節卻細推出來 。僩。


  天一自是生水,地二自是生火。生水只是合下便具得濕 底意思。木便是生得一箇軟底,金便是生出得一箇硬底。五行之說,正蒙中說得好。又曰:「木者,土之精華也。」又記曰:「水火不出於土,正蒙一段說得最好,不胡亂下一字。」節。  問:「黃寺丞云:『金木水火體質屬 土。』」曰:「正蒙有一說好,只說金與木之體質屬 土,水與火卻不屬 土。」問:「火附木而生,莫亦屬 土否?」曰:「火自是箇虛空中物事。」問:「只溫 熱 一作「煖」。之氣 便是火否?」曰:「然。」胡泳。僩同。  水火清,金木濁 ,土又濁 。可學。


  論陰陽五行,曰:「康節說得法密,橫渠說得理透。邵伯溫 載伊川言曰:『向惟見周茂叔語及此,然不及先生之有條理也。』欽夫以為 伊川未必有此語,蓋伯溫 妄載。某則以為 此語恐誠有之。」方子。


  土無定位,故今曆 家以四季之月十八日為 土,分得七十二日。若說播五行於四時,以十干推之,亦得七十二日。方子。高同。


  問:「四時取火,何為 季夏又取一番?」曰:「土旺於未,故再取之。土寄旺四季,每季皆十八日,四箇十八日,計七十二日。其他四行分四時,亦各得七十二日。五箇七十二日,共湊成三百六十日也。」僩。


  問:「古者取火,四時不同。不知所取之木既別,則火亦異否?」曰:「是如此。」胡泳。


  火中有黑,陽中陰也;水外黑洞洞地,而中卻明者,陰中之陽也。故水謂之陽,火謂之陰,亦得。伯羽。  陰以陽為 質,陽以陰為 質。水內 明而外暗,火內暗 而外明。橫渠曰「陰陽之精,互藏其宅」,正此意也。坎、離。道夫。


  清明內 影,濁 明外影;清明金水,濁 明火日。僩。


  天有春夏秋冬,地有金木水火,人有仁義禮智,皆以四者相為 用也。季札。


  春為 感,夏為 應 ;秋為 感,冬為 應 。若統論,春夏為 感,秋冬為 應 ;明歲春夏又為 感。可學。四時。


  問學者云:「古人排十二時是如何?」諸生思未得。先生云:「『志』是從 『之』,從 『心』,乃是心之所之。古『時』字從 『之』,從 『日』,亦是日之所至。蓋日至於午,則謂之午時;至未,則謂之未時。十二時皆如此推。古者訓『日』字,實也;『月』字,缺也。月則有缺時,日常實,是如此。如天行亦有差,月星行又遲,趕它不上。惟日,鐵定如此。」又云:「看北斗,可以見天之行。」夔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