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子语类》·朱子語類卷第一百一十一 朱子八

論民


  建寧迎神。先生曰:「孟子言:『我亦欲正人心,息邪說,距詖行,放淫辭』,今人心都喎 邪了,所以如此。泉州一富室,捨 財造廟,舉室乘舟往廟所致祭落成,中流舟溺,無一人免者。民心不得其正,眼前利害猶曉 不得,況欲曉 之以義理哉!」必大。人傑 錄略。教民。


  今欲行古制,欲法三代,煞隔霄壤。今說為 民減放,幾 時放得到他元肌膚處!且如轉運使每年發十萬貫,若大段輕減,減至五萬貫,可謂大恩。然未減放那五萬貫,尚是無名額外錢。須一切從 民正賦,凡所增名色,一齊除盡,民方始得脫淨,這裏方可以議行古制。如今民生日困,頭只管重,更起不得。為 人君,為 人臣,又不以為 急,又不相知,如何得好!這須是上之人一切埽除妄費,臥薪嘗膽,合天下之智力,日夜圖求,一起而更新之,方始得。某在行在不久,若在彼稍久,須更見得事體可畏處。不知名園麗圃,其費幾 何?日費幾 何?下面頭會 箕斂 以供上之求。又有上不在天子,下不在民,只在中間白乾消沒者何限!因言賦重民困,曰:「此去更須重在!」賀孫。取民。


  程正思言,當今守令取民之弊,渠能言其弊,畢竟無策。就使臺官果用其言而陳於上前,雖戒敕州縣,不過虛文而已。先生云:「今天下事只礙箇失人情,便都使不得。蓋事理只有一箇是非,今朝廷之上,不敢辨別是非。如宰相固不欲逆上意,上亦不欲忤宰相意。今聚天下之不敢言是非者在朝廷,又擇 其不敢言之甚者為臺諫,習以成風,如何做得事!」人傑。


  今上下匱乏,勢 須先正經界。賦入既正,總見數目 ,量入為 出,罷去冗費,而悉除無名之賦,方能救百姓於湯 火中。若不認百姓是自家百姓,便不恤。必大。


  荀悅云,田制須是大亂之後,方可定。揚。


  今之賦,輕處更不可重。只重處減似那輕處,可矣。淳。


  今世產賦百弊。砧基簿,只是人戶 私本;在官中本,天下更無一處有。稅賦本末,更無可稽尋 處。義剛。


  朋友言,某官失了稅簿。先生曰:「此豈可失了!此是根本。無這箇後,如何稽考?所以周官建官,便皆要那史。所謂史,便是掌管那簿底。」義剛。


  福建賦稅猶易辨,浙中全是白撰,橫斂 無數 ,民甚不聊生,丁錢至有三千五百者。人便由此多去計會 中使,作宮中名字以免稅。向見辛幼安說,糞船亦插德壽宮旗子。某初不信,後提舉浙東,親見如此。嘗有人充保正,來 論某當催秋稅,某人當催夏稅。某初以為 催稅只一般,何爭秋夏?問之,乃知秋稅苗產有定色,易催;夏稅是和買絹,最為 重苦。蓋始者一疋,官先支得六百錢;後來 變得令人先納絹,後請錢,已自費力了;後又無錢可請,只得白納絹;今又不納絹,只令納價錢,錢數 又重。催不到者,保正出之,一番當役,則為 之困矣。故浙中不如福建,浙西又不如浙東,江東又不如江西。越近都處,越不好。淳。義剛同。


  浩曰:「江浙稅重。昨日來 ,路問村人,見得此間只成十一之稅。」曰:「嘗見前輩說,閩中真是樂 國。 某初只在山間,不知外處事,及到浙東,然後知吾鄉果是樂 地。今只汀州全做不得,彼處屢 經寇竊,逃亡者多。遺下產業,好者上戶 占去,不好者勒鄰至耕佃。鄰至無力,又逃亡。所有田業或拋荒,或隱沒,都無歸著。又,官科鹽於民,歲歲增添,此外有名目科斂 不一,官艱於催科,民苦於重斂 ,更無措手足處。守倅只利俸厚,得俸便了,更不恤大體,須是得監司與理會 。亦近說與應 倉了,不知如何。」浩云:「要好,得監司去地頭置局,與理會 一番,直是見底方可住。」先生擊 節曰:「此是至切之論!某之見正是如此。」浩。  黃仁卿將 宰樂 安,論及均稅錢,曰:「今說道『稅不出鄉』。要之,稅有輕重,如何不出鄉得?若教稅不出州時,庶說稍均得。」先生曰:「『稅不出鄉』,只是古人一時間尋 得這說,去防那一時之弊。而今耳裏聞得,卻把做箇大說話。但只均稅錢,也未盡,須是更均稅物方得。且如福州納稅,一錢可以當這裏十錢,而今便須是更均那稅物。」又曰:「往在漳州,見有退稅者,不是一發退了;謂如春退了稅後,秋又要退苗,卻不知別郡如何。然畢竟是名目多後,恁地。據 某說時,只教有田底便納米,有地底便納絹,只作兩 鈔;官司亦只作一倉一場 。如此,百姓與官司皆無許多勞 攘。」又曰:「三十年一番經界方好。」又曰:「元稹均田圖惜乎不見!今將 他傳 來 考,只有兩 疏,卻無那圖。然周世宗一見而喜之,便欲行,想見那圖大段好。嘗見陸宣公奏議後面說那口分世業,其纖悉畢盡,古人直是恁地用心!今人若見均田圖時,他只把作鄉司職事看了,定是不把作書 讀。今如何得有陸宣公樣 秀才!」又曰:「林勳 本政書 每鄉開具若干字號田,田下註人姓名,是以田為 母,人為 子,說得甚好。」義剛。


  楊 通老相見,論納米事。先生曰:「今日有一件事最不好:州縣多取於民,監司知之當禁止,卻要分一分!此是何義理!」又論廣西鹽,曰:「其法亦不密。如立定格,六斤不得過百錢,不知去海遠處,搬擔 所費重。此乃許子之道。但當任其所之,隨其所嚮 ,則其價自平。天下之事所以可權 衡者,正謂輕重不同。乃今一定其價,安得不弊!」又論汀寇止四十人,至調泉福建三州兵;臨境無寇,須令汀守分析。先生曰:「纔做從官 不帶 職出,便把這事做欠闕;見風吹草動 ,便喜做事,不顧義理,只是簡利多害少者為 之。今士大夫皆有此病。」可學。


  嘗謂為 政者當順五行,修五事,以安百姓。若曰賑濟 於凶荒之餘,縱饒措置得善,所惠者淺,終不濟 事。道夫。賑民。


  今賑濟 之事,利七而害三,則當冒三分之害,而全七分之利。不然,必欲求全,恐併 與所謂利者失之矣!人傑 。  「余正甫說時,煞說得好,雖有智者為 之計,亦不出於此。然所說救荒賑濟 之意固善,而上面取出之數, 不節不可。」直卿云:「制度雖只是這箇制度,用之亦在其人。如糴米賑饑,此固是。但非其人,則做這事亦將 有不及事之患。」曰:「然。」賀孫。


  賑濟 之策,初且大綱;如抄人口之類,亦且待其抄來 如何。如不實,有人訟,然後或添或去,卻罪官吏。一細碎,便生病。屯田亦然,且理會 大處。如薛士龍輩皆有一定格子,細細碎碎,皆在我手,尚得。只一出使委人,如何了得!又此等事,須是上下一心方行得。揚。  直卿言:「辛幼安帥湖南,賑濟 榜文祇用八字,曰:『劫禾者斬 !閉糶者配!』」先生曰:「這便見得他有才。此八字,若做兩 榜,便亂道。」又曰:「要之,只是粗法。」道夫。


  李壽 翁啟 請要移義倉放鄉下,令簿尉月巡之,丞三月一巡之。先生曰:「如此,則丞、簿、尉只幹 辦此事也不給,都無力及其他事矣。又月月官出擾鄉人一番,也是行不得。」後被朝廷寫下常平法一卷下來 ,也不道是行得行不得,只休了。又有一官人,要令逐縣試過了,方得來 就試。先生云:「且如福州十二縣,今只一處弊;逐處試過,卻有十二處弊!」揚。  今日莫備 於役法,亦莫弊於役法。振。役民。  問:「差役、雇役孰便?」曰:「互有得失。而今所謂雇役便者,即謂不擾稅人;然聚浮浪無根著之人在那裏,又多害事。所謂差役便者,即謂稅人自顧藉愛惜 ;然其為 之者,多有破家蕩產之患。蓋緣既教他作衙前,少間庫 廚都教他管,便自備 這物事,以供應 官員,大有不便。祖宗時卻有坊場 、河渡以補之,謂之『優重』也。」夔孫。


  因論役法,曰:「差役法善。晁以道嘗有劄子,論差役有十利。」僩。


  「彭仲剛子復 作台州臨海縣,理會 役法甚善。朝廷措置役法,看如何措置,終是不公。且如鄉有寬狹,寬鄉富家多,狹鄉富家少;狹鄉富家靳靳自足,一被應役 ,無不破家蕩產,極可憐憫!彭計一縣有幾 鄉,鄉有闊狹,某鄉多富家,某鄉少富家,卻中分富家,以畀兩鄉,令其均平。其有不均處,則隨其道里遠近分割裨補,令其恰好,人甚便之。」或曰:「恐致人怨。」曰:「不怨。蓋其公心素有以信於民,民自樂 之;雖非法令之所得為 ,然使民宜之,亦終不得而變也。又有所在利於為 保正,而不利於為 保長者。蓋保長催稅,其擾極多。某在紹興,有人訴不肯為 保長,少間卻計會 情願做保正,某甚嘉之,以為 捨 易而就難。及詢之土人,乃云保長難於保正。又有計會 欲為 保長者,蓋有所獲於其中。所在風俗不同,看來 只用倍法:若產錢滿若干,當為 保正;外又計其餘產若干,當為 保長;若產錢倍多,則須兩 番為 保正。如此,則無爭。又,催稅之法,頃見崇安趙宰使人俵由子,分為 幾 限,令百姓依限當廳來 納,甚無擾。及過隆興,見帥司令諸邑俵由子催稅,而責以十限。縣但委之吏手,是時饑餓民甚苦之,恣為 吏人乞覓。或所少止七百,而限以十限,每限自用百錢與吏;或欲作一項輸納,吏又以違限拒之;或所少不滿千錢,而趁限之錢,則已踰千矣。其擾不可言。所以做官難,非通四方之風俗情偽 ,如何了得!」僩。


  李丈問:「保正可罷否?」曰:「這箇如何罷得?但處之無擾可矣。」曰:「此自王荊公始否?」曰:「保正自古有,但所管人戶 數 有限。今只論都,則人數不 等,然亦不干人數 多寡。若無擾,雖所管千百家,亦不為 勞 苦;若重困之,雖二十家亦不勝 矣。」淳。


  因論保伍法,或曰:「此誠急務 。」曰:「固是。先王比閭保伍之法,便是此法,都是從 這裏做起,所謂『分數 』是也。兵書 云:『御眾有多寡,分數 是也。』看是統馭幾 人,只是分數明 ,所以不亂。王介甫銳意欲行保伍法,以去天下坐食之兵,不曾做得成。范仲達名如璋,太史之弟。為 袁州萬載令,行得保伍極好。自來 言保伍法,無及之者。此人有心力,行得極整肅;雖有姦 細,更無所容。每有疑以無行止人,保伍不敢著,互相傳送 至縣,縣驗其無他,方令傳 送出境。訖任滿,無一寇盜。頃張定叟知袁州,託其訊問,則其法已亡,偶有一縣吏略記大概。」僩。


  某保甲草中所說縣郭四門外置隅官四人,此最緊要,蓋所以防衛縣郭以制變,縣有官府、獄訟、倉庫 之屬 ,須是四面有箇防衛始得。一箇隅官,須各管得十來里 方可;諸鄉則只置彈壓 之類,而不復 置隅官;默寓箇大小相維之意於其間,又,後面「子弟」一段,須是著意理會 。這箇子弟,真箇要他用,非其他泛泛之比。須是別有箇拔擢旌賞以激勸 之,乃可。此等事難處,須是理會 教他整密無些罅縫,方可。僩。


  「歸正人」,元是中原人,後陷於蕃而復 歸中原,蓋自邪而歸於正也。「歸明人」,元不是中原人,是徭洞之人來 歸中原,蓋自暗而歸於明也。如西夏人歸中國 ,亦謂之「歸明」。燾。


  論財


  今朝廷之財賦不歸一,分成兩 三項,所以財匱。且如諸路總領贍軍錢,凡諸路財賦之入總領者,戶 部不得而預也。其他則歸戶 部,戶 部又未盡得。凡天下之好名色錢容易取者、多者,皆歸於內 藏庫 、封樁 庫 ,惟留得名色極不好、極難取者,乃歸戶 部。故戶 部所得者,皆是枷棒栲箠得來 ,所以戶 部愈見匱乏。封樁 內 藏,孝宗時銳意恢復 ,故愛 惜此錢,不肯妄用。間欲支,則有司執 奏,旋悟而止。及至今日,則供浮費不復 有矣。今之戶 部、內 藏,正如漢之大農、少府錢。大農,則國 家經常之費;少府,則人主之私錢。


  今之戶 部,但逐時了得些以支撥 都下軍馬之類。如無,又借出內 藏錢以充之。凡天下財賦到,即分幾 多入內 庫 ,幾 多入何處,幾 多入戶 部。王宣子為 戶 部時,曾去理會 。虞并甫不樂 ,罷黜之。揚。


  因致道說國 家財用耗屈,某人曾記得,在朝文臣每月共支幾 萬貫,武臣及內 侍等五六十萬貫。曰:「唐初節度使皆是臨陳對 敵 ,平定禍亂,故得此官。今因唐舊,而節度使之名不罷,皆安居暇食,安然受節度使之重祿,豈不是無謂!似聞蔡京當國 ,曾欲罷之。」賀孫。


  宗室俸給,一年多一年。駸駸四五十年後,何以當之?事極必有變。如宗室生下,便有孤遺請給。初立此條,止為 貧窮全無生活計者,那曾要得恁地泛及!賀孫。  因言宗室之盛,曰:「頃在漳州,因壽 康登極恩,宗室重試出官,一日之間,出官者凡六十餘人。州郡頓添許多俸給,幾 無以支吾。朝廷不慮久遠,宗室日盛,為 州郡之患,今所以已有一二州郡倒了。緣宗室請受浩翰,直是孤遺多,且如一人有十子,便用十分孤遺請受;有子孫多,則寧不肯出官。蓋出官,則其子孫孤遺之俸皆止,而一官之俸,反不如孤遺眾分之多也。在法,宗室無依倚者,方得請孤遺俸,有依倚者不得請。有依倚,謂其伯叔兄弟有官可以相依倚,而不至於困乏。今則有伯叔兄弟為 官者,反得憑勢 以請孤遺之俸;而真孤遺無依倚者反艱於請,以其無援,而州郡沮抑之也。不知當初立法如何煞有不公處!如宗室丁憂,依舊請俸;宗室選人待闕,亦有俸給;恩亦太重矣。朝廷更不思久遠,他日為 州郡之害未涯也。如漢法:宗室惟天子之子,則裂土地而王之;其王之子,則嫡者一人繼王,庶子則皆封侯;侯惟嫡子繼侯,而其諸子則皆無封。故數世 之後,皆與庶人無異,其勢 無以自給,則不免躬農畝之事。如光武少年自販米,是也。漳泉宗室最多。南外、西外,在彼宮中不能容,則皆出居於外。」因問西外、南外。曰:「徽宗以宗室眾多,京師不能容,故令秦王位下子孫出居西京,謂之『西外』;太祖位下子孫出居南京,謂之『南外』。及靖康之亂,遭虜人殺 戮虜掠之餘,能渡江自全者,高宗亦遣州郡收拾。於是皆分置福泉二州,依舊分太祖、秦王位下而居之也。居於京師者,皆太宗以下子孫。太宗子孫是時世次未遠,皆有緦麻服,故皆處於京師。而太宗以下,又自分兩 等,濮園者尤親,蓋濮邸比那又爭兩 從 也。濮園之親,所謂『南班宗室』是也。近年如趙不流之屬 皆是南班,其恩禮又優。故濮園位下女事人者,其夫皆有官。」因言:「京師破時,黃唐傳 為 宗正官,以宗室簿籍獻於虜,虜依簿搜索,無一人能逃匿者。又,徽宗淵聖諸子,皆是宦者指名取索,亦無一人能免者,言之痛傷 !虜人初破京城時,只見來 索近上寵倖用事底宦者數 人;人莫測之,但疑其欲效此間置官,依傚 宮闈間事耳。乃是呼去問諸王諸公主所在,宮人有幾 位,諸王有幾 位,兩 宮各有多少,并宮中寶玉之藏各有幾 所。宦者一一聲說,略不敢隱。其有宮中秘藏寶玉之物,外人不得知者,虜人皆來 索取,皆是宦者教之也。方搜捕諸王宗室時,吳 革獻議於孫傅,欲藏匿淵聖之子,年十許歲,以續趙祀,而取外人一子狀 貌年數 相似者,殺 之以獻虜,云皇子出閤,為 眾人爭奪蹂踐而死。孫傅不敢擔 當,竟不敢為 ,只得兩 手付之,無一箇骨肉能免者,可痛!」問:「吳 革是時結連義兵,欲奪二聖,為 范瓊誘殺 之。不知當時若從 中起,能有濟 否?」曰:「也做不得,大勢 去矣!古人云:『懍 乎若朽索之馭六馬!』豈不是如此?只這裏才操縱少緩,其終便有此禍,可不慄 慄 危懼 !從 古以來 如此。如唐高祖太宗之子孫被武后殺 盡,其間不絕如?。唐明皇奔迸流離,其子孫皆餓死,中更幾 番禍亂,殺 戮無遺,哀哉!」卓。


  或論會 子之弊。曰:「這物事輕了,是誘人入於死地。若是一片白紙,也直一錢在。而今要革其弊,須是從 頭理會 方得。」燾。


  或欲通銅錢出淮,先生深以為 不然。云:「東南銅錢已是甚少,其壞 之又多端。私鑄銅器者,動 整四五緡壞 了。只某鄉間舊有此,想見別處更多。又有海舶之泄,海船高大,多以貨物覆其上,其內 盡載銅錢,轉之外國 。朝廷雖設官禁,那曾檢點得出!其不廉官吏反以此為 利。又其一,則淮上透漏,監官點閱稅物,但得多納幾 錢,他不復 問。銅錢過彼極有利,六七百文可得好絹一匹。若更不禁,那箇不要帶 去?又聞入川中用,若放入川蜀,其透漏之路更多。」賀孫。


  論淮西鐵錢交子,曰:「交子本是代錢,今朝廷只以紙視之。今須是銅錢交子不得用於淮,鐵錢交子不得用於江南。又須江南官司置場 ,兌 換銅錢交子,乃可行耳。」人傑 。


  「兩 淮鐵錢交子,試就今不行處作箇措置,不若禁行在會 子不許過江,只專 令用交子。如淮人要過江買賣,江南須自有人停榻交子,便能換錢。又不若朝廷捐數 萬貫錢在江南收買交子,卻發過淮南,自可流通。」必大曰:「不許行在會 子過淮,此恐難禁。」先生以為然 。必大因言:「鐵錢之輕,亦緣積年鑄得多了,又只用之淮上十餘郡,所以至此益賤。」先生遂言:「古者只是荒歲方鑄錢。周禮所謂『國 凶荒札喪 ,則市無征而作布』,既可因此以養饑民,又可以權 物之重輕。蓋古人錢闕,方鑄將 來 添。今淮上亦可且住鑄數 歲,候少時卻鑄。」次年,臣僚請罷舒蘄鼓鑄。必大。  閩下四州鹽法分稅,上四州官賣。浙東紹興四州邊海亦合如閩下四州法,而官賣之,故其法甚弊。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