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子语类》·朱子語類卷第五十 論語三十二

堯 曰篇  堯 曰咨爾舜章  林恭甫問:「論語記門人問答之辭,而堯 曰一篇乃記堯 舜湯 武許多事,何也?」曰:「不消恁地理會 文字。嘗見說,堯 曰一篇是夫子誦述前聖之言,弟子類記於此。先儒亦只是如此說。然道理緊要卻不在這裏。」義剛。


  楊 問:「『簡在帝心』,何謂簡?」曰:「如天檢點數 過一般。善與罪,天皆知之。爾之有善,也在帝心;我之有罪,也在帝心。」宇。


  問:「『雖有周親』,注:『紂之至親雖多。』他眾叛親離,那裏有至親?」曰:「紂之至親豈不多,唯其眾叛親離,所以不濟 事。故書 謂『紂有億兆夷人,離心離德』,是也。」宇。  子張問章


  問:「『欲仁得仁,又焉貪』?如何?」曰:「仁是我所固有,而我得之,何貪之有?若是外物,欲之則為 貪。此正與『當仁不讓於師』同意。」曰:「於問政及之,何也?」曰:「治己治人,其理一也。」廣。  問:「『猶之與人也,出納之吝』,何以在四惡之 數 ?」曰:「此一惡 比上三惡 似輕,然亦極害事。蓋此人乃是箇多猜嫌疑慮之人,賞不賞,罰不罰,疑吝不決,正如唐德宗是也。」大雅。


  「『猶之』,猶均之也。均之,猶言一等是如此。史家多有此般字。」問:「『出納之吝』是不好,所以謂之惡 。」曰:「此『吝』字說得來 又廣,只是戒人遲疑不決底意思。當賞便用賞,當做便用做。若遲疑怠忽之間,澀 縮靳惜,便誤事機。如李絳勸 唐憲宗速賞魏博將 士,曰:『若待其來 請而後賞之,則恩不歸上矣!』正是此意。如唐家藩鎮之患,新帥當立,朝廷不即命之,卻待軍中自請而後命之,故人不懷 恩,反致敗 事。若是有司出納之間,吝惜而不敢自專 ,卻是本職當然。只是人君為 政大體,則凡事皆不可如此。當為 處,便果決為 之。」僩。  「興滅 國 ,繼絕世,舉逸民」,此聖人之大賞;「兼弱攻昧,取亂侮亡」,此聖人之大罰。  不知命章


  論語首云:「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 ,不亦樂 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終云:「不知命,無以為 君子也。」此深有意。蓋學者所以學為 君子者,不知命則做君子不成。死生自有定命,若合死於水火,須在水火裏死;合死於刀兵,須在刀兵裏死,看如何逃不得。此說雖甚粗,然所謂知命者,不過如此。若這裏信不及,才見利便趨,見害便避,如何得成君子!閎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