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竹在园林意境创造中的作用

作者:孙英 高光林 丁志敏
[论文关键词]竹子;园林;意境

[论文内容提要]竹子兼具自然美的“形”和灵魂美的“意”,向来为人们所喜爱,她被广泛地应用于园林景观建设。竹子在园林中应用的主要形式有:(1)作为园林的主景;(2)在庭院种竹;(3)与其它元素组合成景。

竹虽无牡丹之华丽、无松柏之伟岸,无桃李之妖艳,但却是园林中不能缺少的一部分,以竹造园,竹因园而茂,园因竹而彰;以竹造景,竹因景而活,园因竹而显。她集形态美、色彩美、音响美、风格美于一身,在园林绿化中观赏价值极高,翠竹青青,千姿百态;她根生大地,未出土时便有节,凌云处尚虚心的特征,高风亮节的品格,沉淀着千年的历史与文化,带出无限美感与神往,且上升为人生哲学。竹景,既有自然美的“形”,又有灵魂美的“意”,具有“形”和“意”相结合的美妙意境。竹景耐人寻味,意味无穷,百看不厌,在园林中被广泛应用。竹子对中华文明史发展影响之深、作用之大、历时之长,是其他多种文化所不及的,中国不愧有“竹子文明的国度”之誉[1]。

一、主景中的竹

在园林中以竹为主景的主要包括竹林、竹径、竹篱三种形式,其中又以竹林和竹径造景者居多。

1.竹林

竹林是指用单一或多种竹种大规模种植成林,可以是散生竹也可以是丛竹。形成的景观于壮观之中,也不乏秀丽清雅之美,其碧玉妆身,翡翠裁衣,明净深邃,四季常青,耸绿叠嶂;竹海之中,劲竹挺拔,风吹竹涌,竹波万里、涛声阵阵,同时还散发出淡淡清香。从古至今情寄幽篁的高雅之士不胜枚举,其中魏晋间的“竹林七贤”(《魏氏春秋》)、唐时“竹溪六逸”(《新唐书.文艺传中.李白》),他们更是爱竹、敬竹、崇竹、尚竹、寓情于竹、引竹自况。唐代诗圣白居易则是居必园、园必竹,其庐山草堂则“仰观山,俯听泉,旁竹树云石”,早竹乡里悠然自得。

清代圆明园“天然画图”,以万竿翠竹为其中“五福堂”造景,呈现出“竿竿清欲滴,个个结生凉”的竹园景象。现今浙江安吉的“中国大竹海”、浙江莫干山竹林、金佛山方竹林、洞庭的君山竹林、北京紫竹园、上海万竹园等都是以竹林取胜的园林。

2.竹径

竹径的特色是四季常青,形美色翠,幽深宁静,表现出一种高雅、潇洒的气质,有诗云:“负郭依山一径深,万竿如束翠沉沉。从来爱物多成癖,辛苦移家为竹林”(《夷陵幽居》李涉)。“竹径通幽”是竹子在园林应用中最常见的造景手法。这种竹径的特点是“幽”和“曲”,可增加园林的含蓄性,又以优美流畅的动感,引发游人探幽访胜的心情,也可产生宁静、幽深的意境;徜徉在“一径万竿绿参天”的清寂山路,惟见修篁夹道,竹树缤纷,浓荫叠着浓荫,绿色连着绿色,绵绵无尽。凉风起时,掀起阵阵竹浪,丝丝之声沁入心脾,使人烦恼全无,溽暑全消,这也正是:“翠滴千竿遮径竹,寒生六月洗心泉”意境的体现。

竹径,以杭州云栖竹径最为著名,它是一条具有特殊风格的园林小道,踏上竹径,安闲寂静,曲径通幽后又豁然开朗,大有“柳暗花明又一村”之感,同时使人感到含蓄深邃,体会“庭院深深,深几许?”的园林意境。[3]

二、庭院种竹

我国私家园林用竹子造景的历史悠久,现存的江南古典园林中有不少用竹子造景的成功例子。如留园的“碧梧栖凤”、拙政园的“海棠春坞”、网师园的“竹外一枝轩”、沧浪亭的“倚玉轩”,以及个园的“春山”等等。竹子在我国庭院中被大量应用,究其原因不仅仅是其因为其秆挺拔秀丽、叶潇洒多姿、形千奇百态之美,更重要的是其具有深刻的文化内涵。

1.竹子比德

古人云:“君子比德于竹也”。竹子虚心、有节、坚韧、挺拔的自然属性,特别符合文人士大夫的雅致情趣。有“高节人相重,虚心世所知”(《和黄门卢侍御咏竹》张九龄)。“贞姿曾冒雪,高洁欲凌云”(《送钟元外赋竹》孙岘)。又有“奇花照烟一时红,修竹虚心万年绿,”等诗句,形神兼备地高度赞扬了竹子虚心向上。“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韧,任尔东南西北风”(《竹石》郑板桥)。周芳纯《竹诗词自序》中云“虚心属秉性,高节贵终生。狂风竿不弯,暴雨肤更洁。酷署生清阴,严寒葆翠色。”高度赞扬了竹子不畏逆境,蒸蒸日上的秉性。竹在庭院景观中被广泛应用,向来被文人雅士所喜爱,宋代苏轼在《于潜僧绿筠轩》中说:“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医。”后人则说:“肯信移来真是醉,不愁俗未不能医”(《竹》文徵明)。竹景,既有自然美的“形”,又有灵魂美的“意”,具有“形”和“意”相结合的美妙意境。她高风亮节,四季常青,姿态优美,虚心文雅,独具韵味,情趣盎然。

2.竹子具有“吉祥”的文化内涵

竹字,是图画文字,竹字是由两个象形竹叶的“个”字组成。两“个”不分离,象征团结,象征爱情坚贞、夫妻幸福,特别在南方婚俗中,把竹作为吉祥之物使用,是为了好的预兆,如用竹棍挑开新娘盖头、抬竹轿、送竹扇等等。描写爱情也常用“青梅竹马”,其源于唐•李白《长千行》诗:“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千里,两小无嫌猜”。竹,又谐音“祝”,“祝(竹)君”“祝(竹)福”给人美好、幸福和吉祥的颂词。新屋落成时呼彩,多用“竹苞松茂”四个字,其源于《诗经•小雅•斯干》:“如竹苞矣,如松茂矣”。我国南方民间遵循风水习俗,屋前路边有竹林,是风水好的标志之一,预示家道兴盛、四季长青,民间日常生活中出现的吉祥图案,有很多是含有竹子的。因此竹是吉祥、富贵、平安的象征,因而在庭院造景中被广泛应用。

三、竹子与其它元素的组合

竹子在园林造景艺术中可以形成疏密有致,别具一格的景致,或单独成片成景,或与其他植物,或与石、水、建筑等相配成景,无不相宜。

1.竹与其它植物组景

植物在我国园林中,除了像西方园林那样取它们的外形美之外,还有对自然、人生的领悟与哲学态度,如老、扭的枝干是在诉说着岁月的沧桑,花开花落是浮生的喜怒哀乐。“岁寒三友”——松、竹、梅的组合具有最典型的意义象征,寒冬腊月,只有松针、竹叶、梅花生机盎然,生命的顽强与灿烂在这一刻的冰天雪地中显得珍贵而崇高。在园林造景时,可将梅作为主景,松为背景,竹为客景形成富有深刻内涵的“岁寒三友”景观。竹类婀娜多姿、妩媚秀丽,自古以来一直受到国人的青睐。竹类坚韧挺拔,终年不凋,其虚怀若谷、刚劲挺拔、洁身自好的品格,备受世人推崇,与梅、兰、菊共称“四君子”。南宋词人辛弃疾的“疏篱护竹,莫碍观梅。秋菊堪餐,春兰可佩”。更生动地描述了“梅、兰、竹、菊”四君子的园林意境。

2.竹石组景

石是古典造园中另一个不可或缺的元素,究其原因可能是当时的文人爱石成癖又爱竹成癖,故把两者放到一起来配,有时也把水引人,共同构景。应该也算是对“钟情山水,知己泉石”的体现了。郑板桥在《题画竹六十九则》中则以“竹君子、石大人、千岁友、四时春”生动地表述了竹子不仅可美化生活环境,更能陶冶人们的情操、净化人们的灵魂的思想。

白居易的宅院竹林中散点奇石,他说:“上有青青竹,竹间多白石”(《北亭》白居易)。他还说:“一片瑟瑟石,数竿青青竹,向我如有情,依然看不足。”(《北窗竹石》白居易)。白居易的爱竹赏石对后来园林中竹石配置的流行有很大的影响。苏轼因爱竹癖石而创立了竹石画,并由郑板桥发挥到极至。他说:“十笏茅斋,一方天井;修竹数竿,石笋数尺;…风中雨中有声,日中月中有影;诗中酒中有情,闲中闷中有伴…”(《板桥题画竹石》)。从前人的叙述中可以看出,有三种竹石配置的方法最普遍:其一竹林中散布奇石,其二假山石上点缀竹子,其三一竹一石构成小景。竹石小品在古典园林中常常作为点缀,布置于廊隅墙角,即可独立成景,也可遮挡、缓解角隅的生硬线条。”

品石相竹是竹石构景法的关键,竹与石组景中适宜选择的竹子主要为中小型竹,在这里可以随设计师和客户偏好来选择,石则以独立的奇峰怪石为主。园林的四季假山都配置了不同的竹种。春景以刚竹和石笋为主,背景是白壁粉墙,仿佛粉墙为底,竹石为绘的雨后春笋图,特别是春天发笋之际,竹笋石笋相映成趣,呈现出一派春意盎然的景象;夏景由柔美纤巧的水竹与玲珑剔透的太湖石组合成景,配置紫薇、广玉兰等,渲染出夏季的清秀美丽;秋景以大明竹配黄石,加之红枫等秋色叶树种,营造出萧瑟的秋日景象;冬日由宣石叠掇,配植斑竹和腊梅。但值得注意是,此种配置宜用于文化环境中的零碎空间,如宅院绿化、居住区绿化,不适用于天然环境中,比如真山真水的自然风景区要避免过多的人工雕琢的痕迹。

3.竹与水

水作为园林四要素之一,在园林中十分重要,从设计的角度看,它是作为一个中心点,从这个点出发,由其它的园林要素向外辐射发散。水还具有一种宗教内涵,佛教的“镜子原则”在园林中就是用水来体现的。园中的景物在水中有倒影,人对着水面可以反省自己,与自己的内心来交流,最终达到精神民办的自我教育和完善。修竹与弱水的呼应和配合是最能创造这种思远而心高的精神之旅,有:“好竹千竿翠,新泉一勺水。”之意境。竹子可以在岸边,也可栽于湖中小土丘上,形成湖中的小岛丛林。清人陈璨诗有“万竿绿竹影参天,几曲山溪咽细泉”的佳句盛夏到此旅游,更能领略其绿郁、清凉、寂静、幽雅之感。另外,竹子也可以与瀑布来组合。竹与水组景还可创造:“密影扫阶敷琐碎,馀音拂水度笙璜。”、“水绕柴门竹绕栏,归来寓居是盘恒。”、“宜烟宜雨又宜风。拂水藏村复间松”等诗句的意境。

4.竹与建筑

植物与建筑的相辅相成向来是中国园林追求与自然融合的主要体现之一。竹子在与建筑搭配时十分巧妙,移几秆竹,栽于窗前,在窗外人看来,凭添一段想象;有时月光照到屋内,影扰一榻琴书。若是置于门前,则翠影半遮门。或者栽于粉墙根前,那就叫白纸着丹青。还可以与亭廊掩映,则如诗中所描述:“种竹几个,结亭三四缘,游人多寂静,啼鸟亦流连”。在曲廊转折处种竹几丛,或在廊之漏窗前植几株修竹,则是“竹廊扶翠”意境的体现。

四、小结

以竹造景,不管是纷披疏落竹影的画意,或是以竹造景、借景、障景,或是用竹点景、框景、移景,都能组成如诗如画的美景,且风格多种多样。诸如竹篱夹道、竹径通幽、竹亭闲逸、竹圃缀雅、竹园留青、竹外怡红、竹水相依等景观艺术,无不遍及中国园林。

在园林置景中,竹子更是左右逢源。如寺庙园林多取其佛性而喜植紫竹,观音竹,圣音竹等;一般园林中的墙角,假山坡脚与筑篱,则取矮生形的箬竹;而景区景点的曲折通幽之处,往往取用密集多姿,秀雅宜人的凤尾竹,琴丝竹等;居住区,生活区等区域,或公共绿地等则常用岁寒三友,松竹梅,不但取其形美,更重其意美。

[参考文献]

[1]辉朝茂.竹类培育与利用[M].北京:中国林业出版社,1996.

[2]刘晓惠.文心画境——中国古典园林景观构成要素分析[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2.

[3]陈飞平,李华.浅谈中国园林中竹子的应用[J].广东园林,2007,(1).
[4]李宝昌,韩炳越,张涵.古典园林竹子造景的形成与发展[J].广东园林,2000,(1).
展开全文 APP阅读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汉程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投诉]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