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琢墨苏画

在中国建筑彩画中,人们常将用于不同形式的建筑上并形成不同风格的彩画分为殿式与苏式两大体系,前者包括各种和玺彩画和各等级的旋子彩画,主要装饰于宫殿、坛庙、城楼、衙属等庄重、体量大的建筑上。苏式彩画与殿式彩画并立,主要运用于园林建筑,如亭、廊、轩、榭等相对小巧以观赏为主的建筑上。传统的四合院、商业铺面上装饰的也是这种彩画。苏式彩画与殿式彩画相比,具有式样多变、内容丰富、构图灵活和色彩鲜艳等特点,尤其是其中包括表达人们情趣爱好的绘画部分,更使装饰变得生机盎然,深受人们的喜爱。北京的颐和园、北海等园林建筑中有大量优秀的苏式彩画实例,人们可以从中充分领略其风采。

苏式彩画是一大类彩画的总称,它有相对固定的格式,主要特征是在开间中部形成包袱构图或枋心构图,在包袱、枋心中均画各种不同题材的画面,如山水、人物、翎毛、花卉、走兽、鱼虫等,成为装饰的突出部分。在包袱两侧均画有体量较小的聚锦、池子等陪衬性画面以及卡子、箍头等固定格式化的图案,这些都是苏式彩画最常见的基本的、共同的特征。然而人们在欣赏苏式彩画中,往往会发现:虽然大体的格式相同,但风格却有很大的差别,其中有些非常精致华丽,有的则相对简单素雅,这便是苏式彩画分级的结果。苏式彩画在固定的格式下,对个别部位的图案做法作适当的调整,可分别形成金琢墨苏式彩画、金线苏式彩画,黄线苏式彩画等不同等级,其中金琢墨苏式彩画便是诸苏画中最精致、华丽的一种,它在许多方面,从构思到表达方式都有独到之处。

金琢墨苏画中,金琢墨图案是构成金琢墨苏画的主要前提。有些局部图案,如卡子,在式样相同的情况下,由于表达方式不同,可以做成金琢墨卡子、片金卡子,攒退活卡子等不同风格的卡子,这几种卡子前两种沥粉贴金,一、三两种攒退,沥粉贴金辉煌华丽,攒退图案工整细致,而金琢墨卡子效果兼有这两种图案之长.

一、包袱:包袱包括烟云与包袱画两部分,包袱画在内容确定后主要由绘画水平来决定效果,而烟云则可体现其精致与否。一般的烟云有软硬之分,均退晕,层次则有五、七、九之别,金琢墨苏画的烟云,在一组建筑中硬烟云是占一定比例的,因硬烟云是直线段折成的半圆形包袱,更显工整、精致。实例中,主要部位,如明间,应尽量考虑运用硬烟云,在一座建筑中软硬搭配。至于退晕层次,一般以七道为主,九道虽更为精致,但层次过细,色阶过于接近,易模糊不清,且工艺烦琐,除特殊场合、工艺水平有保障外,一般不用。烟云的托子退晕视烟云的层次而定。如烟云为七层,托子为三层,烟云为九层,托子则可四层。托子层次可不必过多以免喧宾夺主。
二、聚锦:作为陪衬包袱的聚锦,既有自身的设计规则,又有金琢墨格式的特殊要求,其要点是:第一、聚锦的式样应当别致,构思巧妙合理,富于变化,普通的几何形的轮廓已不适应金琢墨规格的需求了,因此必须在设计上下功夫,其式样在同一建筑、同一间、同一面尽量不重复。第二、聚锦与包袱搭接之处形状应相对玲珑剔透些,以免出现与包袱连体的现象,如果只画简单的几何体,如轮廓直接交到包袱线,很容易出现这种现象。第三、聚锦的“念头”(聚锦叶等陪衬),设计时除相对精致华美外,还要充分考虑金琢墨做法的特点,笔道之间留有充分的攒退余地,以便于攒退。

三、垫板:包袱两侧的垫板(红色部分内)可画作染花(葫芦叶、喇叭花等)、汉瓦、池子、灯笼锦、万字锦等不同图样,其中做池子是较为成熟、定型的图样,金琢墨苏画亦多采用,如做池子后,两侧尚有余地,还可续加汉瓦、攒退活、博古等图样。

四、找头:这里指在绿色部分内的设计,一般彩画在这部分内多画花卉,叶为黑色,故称黑叶子花。若金琢墨苏画也以此为内容,相对简单,且落俗套。在较考究的彩画中,包括金线苏画,多以画异兽为装点。异兽泛指一些奇异的动物,如狮、马、牛、象、鹿、麟麟等均可,但都不是写生的画法,而是其变形,身、背上披有长毛,身上五彩斑斓,口中吐火。“异兽”与“益寿”同音,借其音而喻其吉祥,有延年益寿之意。而在异兽周围又多配以水仙、竹叶、灵芝等补空画,故又有灵(灵芝)、仙(水仙)、祝(竹)、寿(异兽或叫瑞兽)之意。现在看众多苏式彩画画异兽者寥寥,皆以黑叶子花为题材,而传统彩画则有很多优秀的异兽实例,实在应加以继承。

五、卡子:这里主要结合本彩页说明卡子构思设计,以区别于较简单的苏画卡子。卡子是苏式彩画的主要图案,占较显要的部位,装饰性很强,是箍头与包袱的过渡部分。在檩、垫、枋三件中,一般包括两个软卡子、一个硬卡子,垫板考虑软卡子,以曲线为主,是出于绘制时的方便性。檩、枋必须一软一硬互相搭配,一般这三个卡子均取相同格式,虽有软硬之分,但笔道走向基本一致,如同同一汉字的不同字体,但本图的三个卡子从格式上看各有不同,而总体效果又均称协调,其中的硬卡子内加入少量软笔划,使硬卡子也变得灵活。

六、箍头:本图的箍头为汉瓦卡子箍头,其中汉瓦为具有金琢墨特点的画法,小卡子因箍头太窄,为片金图案,比起一般的回纹、万字箍头来,较为新颖,而且在绘制上也不困难,只是汉瓦中的吉样字加工后应容易辩认,有时并不十分强调考证。

七、柁头:一般的彩画柁头可画拆垛花、作染花、博古、山水、攒退图案等,其中最常用的为作染花和博古。而博古效果又优于花卉,故较成熟的苏画均选博古为柁头的装饰内容,一般画博古只画格子和博古本身,并不加其它修饰。金琢墨苏画配博古传统有两点处理是锦上添花之处,一处是格子的效果,即将平涂的背影加以锦绫效果;第二处是在柁头的上方加小花罩,也以示其精致;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博古本身的表达水平。

八、柱头:这里指柱头箍头上部的一小条红色图样,在大多数形画中这一窄条均做成切活(红地黑线条圈样)图案,本图为沥粉贴金做法,两者作用均为添补空白,但后者明显金碧辉煌。从一小处也体现金琢墨苏画的华贵程度。

上述金琢墨苏画的特点,主要结合本插图分析介绍,在实践发生中,由于构件形状不同,组合方式的差异以及在绘制上工艺水平的不同和经济条件的可能,往往还会有更多的变化,出现更多新的构思设计与做法。

展开全文 APP阅读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汉程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投诉]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