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窗鸣涧声,一座春云影。千载寂无人,六月犹嫌冷。

昨接左溪书,已成岩穴志。著笠举锄头,学干山中事。

众壑窅无人,水碓舂空山。米熟碓不知,青溪响潺潺。

岂无深山色,难教世人冷。春梦果然深,松风吹不醒。

云去又云来,天地还常在。后客复前客,草店终不改。

碧天寒已深,晚露树沾濡。鸣蝉诉夕阳,不道秋风急。

山田有鸟春种,水碓无人夜舂。隔浦玉幢金刹,过桥白石青松。

无心学圃学稼,有事不陶不渔。倚枕过于倚杖,看云胜似看书。

青天月出几上,白日云生杖头。矫迹不因人避,过桥每著花留。

半夜草鸣枯壁,六时云拥绳床。形影自为支许,土风别是羲黄。

四时松叶落纷纷,石面阶头尽藓纹。直是此中难得到,白云迷路且迷人。

今朝托钵过前溪,山烟水烟人欲迷。行尽松声十馀里,人家总在断桥西。

未必树皆侵汉者,低枝亦可挂吾瓢。年来饭后无馀事,且立松门看晚潮。

深山别是一乾坤,春谷烟浓树树昏。正好看花立溪口,雨来催我进松门。

天中明月照芦扉,溪上凉风生葛衣。倚树呼猿向溪立,纷纷松叶杖头飞。

茅庵总是白云封,犹想当门树几重。除却床前三尺地,凿开春雾尽栽松。

背负斜阳出西堰,春云狼藉藏春阪。过一溪桥见一村,人声渐近松声远。

欲到深山到处寻,鹤林不足又鸡林。今朝毕竟我能去,总谓云深未必深。

片石孤峦便著踪,青山敢谓不相容。时人倘辨诛茅意,虚却一峰还一峰。

青山叠叠绕珠林,磬响时兼流水音。虎不避人人避虎,虎能先我息机心。

谈禅何待折松枝,飞电机关不及思。刚及饭先来举箸,献珠龙女复多时。

桑枢瓮牖我何嫌,三尺绳床近草檐。今日梦回秋色里,白云红树满疏帘。

鸡林几日是西风,处处萧萧树树红。山色最宜秋日里,溪声况在月明中。

偶然人迹到溪南,蓬壁周遭尽紫岚。山为不深嫌我住,一朝风雨拆茅庵。

向下展开更多

世道人心不可说,老天降罚亦愈烈。炮火动戕百万人,谁知杀劫犹未毕。

宇宙何处无危机,旅行惨祸起肘腋。年来物价千倍增,淞沪更高数十级。

利之所在蚁附膻,竟言贸贩胜坐食。大包小裹负累累,粉米鱼肉随意挈。

时装女子健如虎,橐驼其背卷其发。盎然入站人注目,站员大半是相识。

抄检关头索重赂,小票私费含笑纳。更有红黑其帽子,狐假虎威肆饕餮。

上车下车涌如潮,满坑满谷路阻塞。天明指望各东西,跔蹐权耐此一夕。

夜色迷离睡正酣,路夫忘捩分道筈。两列车行一直线,势如箭激起霹雳。

后车脱榫向空奔,泰山压顶万钧力。人入铁桶不能逃,化为齑粉血狼藉。

或断手足或两截,宛若商君受车裂。尸丛亦有未死人,声嘶呼救更惨绝。

货物浸淫血渍中,抛残金饰无人拾。死者身有县民证,姓名可按无差忒。

当局谁发恻隐心,给予椑楄又抚恤?子觅其母夫觅妻,招魂奔赴嚎啕泣。

记得今年官渎里,两车接吻大流血。前车颠覆曾几时,又在正仪演惨剧。

故鬼新鬼怨金椎,交通乃做人杀物。君等若为国家死,雄鬼声名应赫赫。

奈何骈死荒山道,不过鸿毛同一掷。呜呼,造物不仁人刍狗,饥驱利诱趋鬼窟。

地下相适皆萍水,五雷击顶有夙慝。天实为之司彰瘅,行车不慎奚足责。

庆生还者大有人,道路纷纷皆叹息。可怜若辈不知惩,依然携索负裹多于鲫。

向下展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