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明月正秋宵,桂树扶疏香不销。
初悬碧海生华屋,渐转朱城隐丽谯。
白露玉盘流素液,丹霞宝镜拂轻绡。
明浮汉殿凉仙掌,暗入秦楼湿紫箫。
魄满中秋天浩荡,光圆三五夜迢遥。
参差玉叶披香树,宛转金波太液桥。
披香太液纷相属,玉叶金波寒蔌蔌。
万户平临不夜城,六街尽在清凉国。
洞庭湖中木叶稀,姑苏台上城乌宿。
灵妃鼓瑟湘江头,神女弄珠汉水曲。
朱弦的的泛崇兰,翠袖娟娟映修竹。
既从天汉掩疏星,亦与君王代银烛。
君王对此秋漫漫,龙楼鱼钥开长安。
闪闪鸳鸯香雾绕,溶溶幹鹊玉华溥。
风飘绰约双鬟女,花近葳蕤七宝栏。
新出蛾眉插正似,圆来娇面借同看。
昭阳粉黛生香暖,长信梧桐照影寒。
飞燕单衫初舞罢,班姬双泪欲啼干。
自以光辉荐寒暖,每逢佳节助悲欢。
有时照入空闺里,萧瑟流黄夜惊起。
能于瓦上白如霜,复遣床前凉似水。
情到鸾笺泪万行,梦回鸳帐人千里。
有时照向边塞头,黄沙茫茫白草秋。
已伤长夜吹边穟,又奈寒光照戍楼。
归兴三秋度辽水,愁心一夜满并州。
古来一片长安月,对之万种人情别。
月圆月缺如循环,秋去秋来无断绝。
遂令皎皎地上霜,都作星星鬓边雪。
从他人世换春秋,不向中天数圆缺。
且因光景及芳年,乘兴先开歌舞筵。
同酬彩笔邀希逸,自举金杯呼谪仙。
佳会于人既不易,良宵顾影亦堪怜。
兴来坐到星河晓,醉后还操《明月篇》。
最爱《霓裳羽衣》曲,乘风便欲问婵娟。
向下展开更多

  楚襄王游于兰台之宫,宋玉景差侍。有风飒然而至,王乃披襟而当之,曰:“快哉此风!寡人所与庶人共者邪?”宋玉对曰:“此独大王之风耳,庶人安得而共之!”

  王曰:“夫风者,天地之气,溥畅而至,不择贵贱高下而加焉。今子独以为寡人之风,岂有说乎?”宋玉对曰:“臣闻于师:枳句来巢,空穴来风。其所托者然,则风气殊焉。”

  王曰:“夫风始安生哉?”宋玉对曰:“夫风生于地,起于青苹之末。侵淫溪谷,盛怒于土囊之口。缘太山之阿,舞于松柏之下,飘忽淜滂,激飏熛怒。耾耾雷声,回穴错迕。蹶石伐木,梢杀林莽。至其将衰也,被丽披离,冲孔动楗,眴焕粲烂,离散转移。故其清凉雄风,则飘举升降。乘凌高城,入于深宫。抵华叶而振气,徘徊于桂椒之间,翱翔于激水之上。将击芙蓉之精。猎蕙草,离秦衡,概新夷,被荑杨,回穴冲陵,萧条众芳。然后徜徉中庭,北上玉堂,跻于罗帏,经于洞房,乃得为大王之风也。故其风中人状,直惨凄惏栗,清凉增欷。清清泠泠,愈病析酲,发明耳目,宁体便人。此所谓大王之雄风也。”

  王曰:“善哉论事!夫庶人之风,岂可闻乎?”宋玉对曰:“夫庶人之风,塕然起于穷巷之间,堀堁扬尘,勃郁烦冤,冲孔袭门。动沙堁,吹死灰,骇溷浊,扬腐余,邪薄入瓮牖,至于室庐。故其风中人状,直憞溷郁邑,殴温致湿,中心惨怛,生病造热。中唇为胗,得目为篾,啖齰嗽获,死生不卒。此所谓庶人之雌风也。”

向下展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