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时期的造纸技术

  朱元璋于1368年建立明王朝(公元1368—1644年)。明朝共277年,1644年为李自成领导的农民军推翻。但不久满族贵族集团在汉族大地主势力支持下取得全国政权,建立清王朝(公元1644—1911年),这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封建王朝。明清时期共544年,是传统造纸技术史中的最后一个阶段,可以把这个阶段称之为集大成阶段。明代社会经济和科学文化比宋代发达,从整个科学技术史角度看,明代也是个总结性发展阶段。在造纸技术史领域内同样如此。这个阶段在造纸原料、技术、设备和加工等方面都集历史上的大成,纸的产量、质量、用途和产地也都比过去任何时期处于更高的发展阶段。同时还出现专门论述造纸技术的插图本专著,为前代所未见。随着中外交流的紧密,中国精工细作的纸、纸制品及加工技术继续传至国外。清末,中国又从西方引入机器造纸技术,从而在造纸技术史上揭开了新的一页。明清时期中国传统造纸技术达到历史上的最高峰,但也随着清朝封建统治的衰落而进入低谷。我们对中国造纸技术史的考察也至此为止。清以后进入近代、现代发展阶段,当另行研究。

  明清时的造纸槽坊大多分布在南方江西、福建、浙江、安徽等省,广东和四川次之;北方以陕西、山西、河北等省为主。原料有竹、麻、皮料和稻草等,其中竹纸产量占首位,南方各省盛产竹材,因此近山区也多造竹纸。皮纸多用作书画或印刷书籍,麻纸产量比率逐渐变小。明清时皖南特产的“宣纸”为一时之甲,其原料主要是青檀皮,这是一种榆科青檀属的中国特产落叶乔木,取其枝条韧皮造纸。古人多误以为楮,近人多误以为桑。竹纸中以江西、福建的“连史”、“毛边”最为普遍,多用于印各种书籍。麻纸主要产于北方各省,产量不大;皮纸南北各地都有,产量居第二位;稻麦杆纸用于造次纸、包装纸、火纸(迷信纸)或作纸板。关于明代造纸的一般情况,在明人著作中多有提及,如屠隆在《考槃余事》卷二《纸笺》中说,明代永乐年间(公元1403—1424年)在江西南昌附近的西山设官局造纸,“最厚大而好者曰连七、曰观音纸。有奏本纸出江西铅山,有榜纸出浙之常山、直隶庐州英山(今安徽)。有小笺纸出江西临川,有大笺纸出浙之上虞。今之大内(宫内)用细密洒金五色粉笺、五色大帘纸。有白笺坚厚如板,两面砑光如玉洁白。有印金五色花笺,有磁青纸如缎素,坚韧可宝。近日吴中无纹洒金笺纸为佳,松江潭笺不用粉造,以荆州(今湖北)连纸褙后砑光、用蜡打各色花鸟,坚滑可类宋纸。新安仿造宋藏经纸亦佳,有旧裱画卷绵纸(皮纸)作画甚佳,有则宜收藏之”。

  明人文震亨《长物志》卷七论明代各地纸时也说:“国朝连七、观音、奏本、榜纸俱佳,惟大内用细密洒金五色粉笺坚厚如板,而砑光如白玉。有印金花五色笺,有青纸如缎素,俱可宝。近吴中洒金笺、松江潭笺俱不耐久,泾县(今安徽)连四〔纸〕最佳。”方以智(公元1611—1671年)《物理小识》卷八亦称:“永乐于江西造连七纸,奏本〔纸〕出铅山,榜纸出浙之常山、庐(州)之英山。宣德五年(公元1430年)造素馨纸,印有洒金笺、五色粉笺、磁青蜡笺。此外,(仿)薛涛笺则矾潢云母粉者。……松江潭笺或仿宋藏经纸,渍荆州连岌褙蜡砑者也。宣德(年)陈清欵白楮纸俱可揭三四张,声和而有穰。其桑皮者牙色,矾光可书。今则棉(皮纸)推兴国、泾县。敝邑桐城浮山左亦抄楮皮结香纸,邵建则竹纸、顺昌纸,柬纸则广信(今上饶)为佳,即奏本纸也。”由此可见明代江西、浙江、江苏、安徽等省所造各种高质量本色纸及加工纸,除作商品流通外,还作为贡品供宫廷御用及各部公用。在王宗沐(公元1523—1591年)撰修《江西大志》中列举江西抄造的28种纸,归纳起来不外厚重榜纸、薄的开化纸、毛边纸、绵连纸、中夹纸、奏本纸、油纸、藤皮纸、玉版纸、勘合纸及各种色纸,原料为竹、楮等。

  关于内府对上述用纸的用量及纸价,可从沈榜的《宛署杂记》中得知其详。作者万历十八年(公元1590年)任京师顺天府宛平县令,根据档册写成此书,记载明朝廷用纸情况。卷十五载遇重修《大明会典》,用中夹纸2500张,价37.5两银;大呈文纸4000张,价16两银;连七纸11600张,费9.28两银。又载1592年大呈文纸每100张值3.5钱,连七纸每100张6.5分银,毛边纸每100张六钱,碗红纸五张一钱。又载万历十九年(公元1591年)乡试用纸,有御览纸690张,表纸11360张,中呈文纸11650张,刚连纸37300张,白榜纸80张,红黄榜纸60张等。与当时其他物品时价比较,香油50斤一两银,麻布10匹价1.8两,烧酒两瓶银一钱,铁钉五斤价一钱,则抬连纸2000张相当一匹麻布,50张毛边纸相当15斤铁钉或六瓶烧酒,大呈文纸50张可买一斤香油。总的说来,明代纸的价格并不算高,因此广用于民间。清初因战乱造纸业一度遭破坏,但康熙、乾隆时期开始回升,传统名牌纸及加工纸又恢复生产。这种情况一直延续至道光年间(公元1821—1850年),此后基本上没有新的进展。

  明清时纸的用途像宋元时期那样多种多样,但消耗量有增无减,主要用于书画、文书、印刷、包装及宗教方面。纸币在此期间发行量更大。洪武七年(公元1374年)设宝钞提举司,次年发行“大明宝钞”命民间通行,用桑皮纸,一度以纸币向官员发薪俸。明清时流行的壁纸此处值得一提。壁纸即糊墙用艺术加工纸,一般染成不同颜色,绘以图画,或印上彩色图案,作室内装饰,有时还用粉笺,从内府到民居普遍流行,消耗量相当大。前述《宛署杂记》卷十三一十四载万历十六年(公元1588年)糊窗、糊墙用栾纸8刀(800张)价4.8钱银,相当于10瓶烧酒价钱,并不太贵,故民乐为之。李渔(公元1611—1679年)《闲情偶寄》还记载独特的壁纸制法。先用酱色纸一层糊墙作底,再用豆绿云母笺用手撕成不同形状的小块贴于酱色纸上,留出底缝,则“满屋皆水裂碎纹,有如哥窑美器。其块之大者亦可题诗作画,置于零星小块之间”。明清故宫中今可见17—18世纪的各种壁纸,多为粉笺,印以彩色花鸟图案,美观大方。有的还套印银白色云母粉图案。清代更有砑花五色壁纸。明清壁纸传入欧洲产生很大影响。美国学者享特说早在1550年西班牙及荷兰商人就从中国进口壁纸。1638年德国法兰克福仿制过中国花鸟图案的金银色纸,以代替原来悬在墙上的昂贵的羊皮画。1688年法国人以中国壁纸为范本大量仿制,装饰于室内。

  清代时还研制出纸砚及纸萧。邱菽园(公元1874—1941年)《菽园杂谈》卷一说贵州以纸作砚,用之历久不变,浙江余杭蔡冶山得纸杯注酒,不渗不漏。邓之诚(公元1887—1960年)《骨董琐记》卷一也提到浙江海宁北寺巷有程姓者,以石沙和漆制成纸砚,色与端溪龙尾石砚无异,“且历久不敝(破),艺林珍之”。这里指出纸砚不是只以纸为之,而是将纸与细石沙及漆粘合制成。但盛酒的纸杯则以厚纸制成,外涂以漆,并绘出美观图案。《骨董琐记》还提到福建开元寺前有卷纸为箫者,周亮工(公元1612—1672年)得之,“色如黄玉,扣之铿然,以试善箫者,无不称善”,其所发出的乐声甚至比竹箫还动听。用纸做成有严格要求的吹奏乐器,真是别具匠心。郎瑛(公元1487—1566年)《七修类稿》卷二十二还提到纸风筝:“春之风自下而升上,纸鸢因之以起。”清代束纸风筝广泛流行民间。风筝由来已久,早期的风筝以竹条扎成外架,糊上丝绸,后以纸代之。应当说纸风筝在明清以前已有,只是这时更为普遍,这种民间游戏后来也传到国外。明清时纸制面具、脸谱也颇流行,多用于节日或宗教仪式中。总之,纸制品已广泛渗透到日常生活之中。

  造纸术虽早在2000多年前即已发明,但直到明清时期才出现有关造纸技术的系统而明确的记载,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说此时是集大成阶段的原因之一。早期技术记载均反映造纸术最发达地区的实际情况。我们知道,明初(公元1368—1398年)曾在江西南昌府及广信府设官局造纸供内廷使用。而王宗沐撰修的《江西大志》中《楮书》篇便反映此时此地造楮皮纸的技术实况。广信府在今上饶地区,铅山县及玉山县是最大制造中心。30年前我曾到当地采访,从古老县城街坊的明清遗址中仍可想见当时造纸及转运销售时之盛况。据《江西大志》记载,明初官局纸坊所用原料楮皮来自湖广,竹丝来自福建,但百结皮为玉山土产,抄纸用竹帘来自安徽、浙江,通过商贩运至本府。关于制造技术,书中也作了详细的叙述。整个过程包括22道工序,相当繁杂,要对皮料进行三次蒸煮、两次自然漂白和三次洗涤。这样处理的纸必是洁白、匀细的高级楮皮纸,而一般皮纸只经两次蒸煮、两次漂白。由于此处所造之纸供皇家御用,不计工本,因而用了复杂的制造过程。抄造时要六人举荡大帘,所用抄纸帘由绝细竹条用黄丝线编成。

  至于说到竹纸,明代科学家宋应星在其《天工开物·杀青》章中作了详细记载,所反映的是江南技术。将竹料砍下后入池塘沤制,再槌打并去掉粗壳,以石灰水浆制,此后将竹料蒸煮、洗涤。经这样处理后,更以草木灰水再次蒸煮、洗涤,经舂捣后成浆。加杨桃藤水与纸浆调匀后即行抄造。过程经18道工序,造竹纸与皮纸工序大同小异,因为原料都是生纤维,而竹纸则是用竹的茎杆纤维为原料,皮纸则用韧皮纤维,这是相异之点。从技术经济学角度看,《江西大志》中所述工序过程有浪费现象,没有《天工开物》所述过程简练。正确的技术方案应是用尽可能简便的手续、更少的能源及劳力消耗,使原料受最小的损失,达到最佳效果。与官办槽坊不同,民营纸坊在造纸过程中特别讲求经济效益,有时其所造之纸质量反而较高。《天工开物》所载技术就是民间纸坊所用技术。

  像明代一样,清代也颇多造纸技术记载,尤其详于竹纸。清人严如煜在《三省边防备览》之《山货》卷中对陕西南部定远、西乡竹纸制造记述颇详。最先提到纸厂地址的选择,必须在盛产树林、有青石而且近水之地,“有树则有柴,有石方可烧〔石〕灰,有水方能浸料”,而最好还靠近竹林。陕南以水竹为原料,生产毛边纸、黄表纸、二则纸(大纸)等。书中所述清道光年间陕南造竹纸与明崇祯年间《天工开物》所述江南技术大同小异,而以后者为先进。

  明清时著名的宣纸制造此处亦须提及。其主要原料是榆科的青檀树皮,故宣纸是一种皮纸,其制造技术应与楮皮纸、桑皮纸完全相同。宣纸主产于安徽泾县,操此业者多为曹姓、翟姓。因为泾县旧属宣州府,故泾县纸称为宣纸。据清代《曹氏宗谱》所载,宋元之际曹大三自宣城迁往泾县西乡小岭,见遍山盛产青檀,乃以造纸为业,从此世代相传。至明代宣纸已引起文人注意,如明代学者沈德符《飞凫语略》云:“此外则泾县纸粘之斋壁,阅岁亦堪入用。”实际上“泾县纸”比宣纸更名实相符。明末人方以智《物理小识》也说,当时的皮纸“推兴国、泾县”。宣纸虽主要原料为青檀皮,但因不断砍伐,原料供应不足,往往还要配入楮皮或稻草。明清时上等宣纸供内廷、官府公文用纸及书画用纸,科举时所用长丈余的榜纸有时也用宣纸。宣纸特点是洁白柔韧、表面平滑、受墨性好,遂逐步成为名纸。宣纸之所以好,在于制造时精工细作。原料亦不一定非用青檀皮不可,从造纸学角度看,凡含韧皮纤维多的木本植物均可造纸。但向青檀皮中掺入稻草,反不如掺楮皮为佳,稻草纤维短,成纸易于老化。


  《天工开物》载竹纸制造工艺过程图

  明清时在纸的加工方面集历代之大成,各种历史上名纸这时都恢复生产,同时又推出一些新的品种。明代加工纸中最著名的是宣德贡笺,制于宣德年间(公元1426—1435年),有不少品种,与宣德炉、宣德瓷齐名。此后仍继续生产,多供内府使用,后从内府传出,遂为世人推重。《飞凫语略》说,自从宣德纸从内府传出后,就像宋代宣和龙凤笺、金粟藏经纸那样受人珍重,舍不得在上面作书画,只用于书画卷轴的装饰。清代大臣查慎行咏宣德纸诗中称:“小印分明宣德年,南唐西蜀价争传。侬家自爱陈清款,不取金花五色笺。”自注:“宣德贡笺有‘宣德五年(公元1430年)造素馨纸’印,又有五色粉笺、五色金花笺、五色大帘纸、磁青纸,以陈清款为第一。”可见清初时已将宣德贡笺与五代南唐时的澄心堂纸并称为稀世名纸,而宣德纸还分为本色纸、五色粉笺、五色金花纸、五色大帘纸、磁青纸等品种。我们料想,宣德纸应是江西官局抄造,而非安徽泾县宣纸。据沈初(公元1735年—?)《西清笔记》载,以宣德瓷青纸做成“羊脑笺”亦为名品。以羊脑和顶烟墨窨〔yin印〕藏,久而涂于纸面,砑光成笺,黑如漆、明如镜,始自宣德年,用以写经经久不坏,且虫不能蛀。我曾见过此纸,写以泥金,纸厚硬如革板,确如沈初所形容的。宣德瓷青纸以靛蓝染料染成,色与青花瓷相像,故名。

  明代还仿制唐薛涛笺及宋金粟笺,产于徽州府。还有在薛涛笺上加云母粉者,有耀眼光泽。苏州一带的洒金笺及松江谭笺也名重一时。清代加工纸品种最多,传世者也不在少数。乾隆年间(公元1736—1795年)仿澄心堂纸、宋金粟纸、薛涛笺、元明仁殿纸,都有实物遗存。仿澄心堂纸亦制于安徽,斗方式,纸较厚,多为彩色粉笺,绘以泥金山水、花鸟,纸上有小印曰“乾隆年仿澄心堂纸”。薛涛笺为长方形粉红小笺,有小印“薛涛笺”。仿明仁殿纸(53厘米×121.4厘米)为黄色粉蜡笺,用泥金绘如意纹,纸厚硬,更在纸面贴上碎金片,亦有小印曰“乾隆年仿明仁殿纸”。康熙年间(公元1662—1722年)创制的梅花玉版笺在乾隆时亦继续生产,斗方式粉蜡纸,再以泥金或泥银绘出冰梅图案,钤“梅花玉版笺”朱印。我们还见过乾隆时描金云龙五色蜡笺,施以粉彩,再加蜡砑光,用泥金绘出云龙纹画(约50厘米×95厘米)。这类纸除云龙纹外,还绘以花鸟、山水、折枝花、博古图等。所用材料一律是皮纸。这些纸用于宫内写宜春帖子诗句作室内装饰。加工精绘者均为宫廷画师,画风受蒋廷锡(公元1668—1732年)、邹一桂(公元1686—1774年)及张宗苍(公元1686年—?)等人影响。上述彩色洒金或泥金粉蜡笺造价很高,贵者每张费银六两,可与锦缎相比。明清时用上等坚韧皮纸制成本色或五色砑光纸,图案有山水、花鸟、人物、鱼虫、龙凤、云水纹及文字等,有时出于画家之手。同时还生产传统的罗纹纸、发笺、云母笺及各种彩色雕版印花壁纸。凡历史上出现的加工纸,这时都应有尽有。

  明清时为我们提供的另一技术财富,是关于各种加工纸的技术记载。在这之前,人们只著录某一加工纸名称,很少介绍其具体加工技术。而明人屠隆《考槃余事》及冯梦祯(公元1548—1605年)《快雪堂漫录》二书较集中地谈到各种纸加工技术,包括染制宋笺法、造金银印花笺法、造槌白纸法及染纸作画不用胶法。对我们今天恢复传统加工纸有参考价值。

  总之,明清在纸的制造及加工上吸取了历代经验,达到最高水平,但仍停留在手工生产阶段。与此同时,西方在产业革命后造纸业却长足发展,后来居上。1750年荷兰人发明新式机械打浆机,1798年法国发明长网造纸机,19世纪更有了化学木浆纸,造纸由手工生产向大机器生产过渡。从此中国造纸技术逐渐落伍。只是清末才又从西方引进机器造纸技术,在上海及其他地方也相继建厂投产。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之际,在中国是手工纸与机制纸并存时期,但仍以手工纸为大宗,同时也以印刷机用两种纸印刷。再往后,机制纸产量大增,最终取代手工纸成为主要用纸。回顾中国2100多年造纸技术史可以看到,从公元前2世纪起直至18世纪的2000年间中国在造纸技术领域内完成了一系列大大小小的无数发明,而且在世界上长期居于领先的地位。中国向世界提供的是造纸及加工的完整技术体系,近代造纸工艺的各种技术与设备形态几乎都可在中国找到最初的发展模式。研究表明,就造纸技术体系而言,很多重大发明与革新大多完成于中国,当然其他国家也做出许多贡献,尤其18世纪以后欧洲人在机制纸方面的技术潜力得以充分发挥。

展开全文 APP阅读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汉程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投诉]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