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代地理认识与河源考察

  唐代末年以来,中原战乱,我国与西域各国的陆上交通一度几乎隔绝。到13世纪初,我国北方蒙古族兴起,在成吉思汗的率领下东征西战,再一次打通了中西陆上通道。到忽必烈建立元朝后,中西陆上、海上交通更为发达。当时不仅有许多人前往西域带回新的地理知识,而且政府派遣专门地理探险队考察黄河源头地理。

  (1)元代的边疆域外地理认识

  元代的边疆域外地理新认识,主要表现在耶律楚材、丘处机、常德,以及周达观、汪大渊等人对蒙古高原、中亚和南亚海上的地理旅行与记录。

  耶律楚材(公元1190—1244年),元代著名的契丹族政治家、天文学家和旅行家。他曾随成吉思汗远征西域,著有《西游录》一书,记述有关中亚的人文、地理情况。丘处机(公元1148—1227年),号长春真人,曾应成吉思汗之邀,前往中亚的成吉思汗军中。1221年,由燕京(今北京)北上,至呼伦贝尔草原,横穿蒙古高原,越阿尔泰山,依天山北麓西行,经塔拉斯(今哈萨克斯坦江布尔)、塔什干,渡锡尔河到邪米思干(今乌兹别克斯坦撒马尔罕),直到大雪山(今兴都库什山),停留近一年,才向东返回燕京。丘处机是我国历史上最早横穿蒙古高原的人。根据他的旅行见闻写成的《长春真人西游记》一书(由其弟子李志常笔录),记述了有关蒙古、新疆、中亚的地理认识。

  另外,常德(又名刘郁)曾在元宪宗九年(公元1259年)奉命出使伊儿汗国,抵达今伊朗西北,往返历时四年多,写成《西使记》一书,记述西域风土人情地理。

  在关于南亚、西南亚海上的地理认识方面,主要有周达观(公元1270—1350年)的《真腊风土记》与汪大渊(公元1311—1350年后)的《岛夷志略》。

  《真腊风土记》是元成宗贞元年间(公元1295—1297年),周达观奉命随使团出使柬埔寨(时称真腊)时,关于柬埔寨当时政治、经济、地理、民俗等情况的记录。其中对柬埔寨山川、气候等地理记述,是最早以亲身经历介绍给我国人民的关于柬埔寨的地理认识。如《真腊风土记·山川》写道:

  自入真蒲以来,率多平林丛昧。长江巨港,绵亘数百里。古树修藤,森阴蒙翳〔yi医〕,禽兽之声杂遝〔ta踏〕其间。至半港而始见旷田,绝无寸土,弥望芃芃〔peng蓬〕,禾黍而已。野牛以千百成群聚于其地。又有竹坡,亦绵亘数百里。

  《正朔时序》中记述柬埔寨气候说:

  大抵一岁之中,可三四番收种,盖四时如五六月天,且不识霜雪故也。其地半年有雨,半年绝无……

  汪大渊的《岛夷志略》,是作者在1329—1340年间两次随船航行南亚、东非的旅行见闻记录。其涉及的地区,自台湾、南海、马来半岛,以至非洲东岸北段99处主要地点(见表1)。全书一卷,以99个地名作为分段的主题,叙述当地的各种见闻,包括地理形势、气候、物产、风俗、趣闻等内容。其记述不仅范围广大,而且内容翔实。明代马欢在随郑和下“西洋”(古代对南海及印度洋海域的泛称)时,就曾对照《岛夷志略》的记述,发现汪大渊的记述非常准确。他在自己的著作《瀛涯胜览·序》中说:我过去读《岛夷志略》时,看到各地天时气候不同、地理人物差异。曾感叹天下怎么会有这么大的不同呢?!待我亲自到了这些地方,才知道《岛夷志略》所记各地天时、地理、气候、人物一点都无虚假之处。

  表1《岛夷志略》地点分布表
 

著录地名 原书编次 所在现在地区 各区总数

澎湖

琉球(台湾)

三岛

万里石塘

1

2

3

81

台湾与南海 4

交趾

占城

民多朗

宾童龙

真腊

昆仑(岛)

灵山

罗斛

东冲古剌

7

8

9

10

11

50

51

21

22

33

中南半岛东部(真腊在柬埔寨,罗斛以下三地在泰国,其他都在越南境) 10

麻逸

麻里鲁

尖山

苏禄

毗舍耶

文老古

4

14

27

38

43

47

菲律宾群岛 6

遐来勿

八节那间

浡泥

爪哇

重迦罗

都督岸

15

28

31

34

35

36

印度尼西亚群岛 12


  (续表1)
 

著录地名 原书编次 所在现代地区 各区总数

文诞

苏门傍

蒲奔

假里马打

勾栏山

万年港

37

40

45

46

58

88

   

龙涎屿

三佛齐

啸喷

旧港

急水湾

花面

淡洋

须文答剌

喃(口+巫)哩

罗婆斯

6

29

30

41

53

54

55

56

62

98

苏门答腊岛(北部在马六甲海峡沿岸) 10

丹马令

彭坑

丁家卢

罗卫

龙牙犀角

班卒

古里地闷

龙牙门(新加坡)

12

16

18

19

20

39

44

48

49

马来半岛东岸 10

东西竺

52

 

无枝拔(满剌加)

5

马来半岛西岸(南段在马六甲海峡沿岸) 7

日丽

13

 


  (续表2)
 

著录地名 原书编次 所在现代地区 各区总数

吉兰丹

苏洛鬲

针路

淡邈

龙牙善提

17

23

24

26

42

   

八都马

乌爹

25

99

缅甸 2

金塔

土塔

大乌爹

朋加剌

67

71

87

84

印度半岛东岸 4

僧加剌

高朗步

第三港

千里马

大佛山

马八儿屿

57

65

72

78

79

89

斯里兰卡岛 6

北溜

63

马尔代夫群岛 1

明家罗

特番里

班达里

曼陀郎

下里

沙里八丹

东淡邈

大八丹

加里那

华罗

须文那

小口南

32

59

60

61

64

66

68

69

70

73

80

82

印度半岛西岸 16


  (续表3)
 

著录地名 原书编次 所在现代地区 各区总数

古里佛

巴南巴西

放拜

天竺

83

85

86

93

   

波斯离

挞吉那

里伽塔

天堂

马鲁涧

甘埋里

麻呵斯离

76

77

91

92

95

96

97

西南亚 7

麻那里

加将门里

阿思量

层摇罗

74

75

90

94

非洲东岸北段 4


  我国对“西洋”地理的认识很早,汉朝班固在《汉书》中就曾记录有一条由广州通往印度洋至非洲东北岸的航道。后来法显等从海上回国、唐代与南亚各地海上交往,也都积累了不少有关那里的地理知识,但是,这些知识都比较零散。到宋代,南宋赵汝适曾收集各种古籍记载和当时西洋商贾传闻,写成《诸蕃志》(二卷)一书,记载了60个国家和地区的物产、地理、传闻、经济,以及与宋朝的关系。遗憾的是,这些记述全依靠文献和传说写成,并非作者亲自所见,所说就免不了有错误讹传之处。而汪大渊的记述是在自己耳闻目睹基础上写成的详实记录,因此,它标志着我国古代对南洋、西洋地理的新认识。

  以上这些著作都是作者以亲身经历记述各地的地理见闻,大大丰富、开拓了当时人们对域外边疆地理的认识,弥补了过去认识的不足。这些游记著作的出现,极大地扩展了人们对域外边疆地理的知识视野。

  (2)都实的河源考察

  黄河是我国的第二大河,是中华民族的摇篮。黄河中下游一直是中华民族发祥、生活的主要地区,因此,人们很早就对黄河中下游河道等地理特征有所了解。然而,对于黄河上游的地理认识却经历了漫长的过程,直到元代专门派遣考察队实际踏勘河源,才开始弄清了黄河上源的地理情况。

  关于黄河河源的认识,最早是先秦《禹贡》中提到的积石(青海东小积石山),当时的认识大致还限于西宁、兰州一带。到西汉时,张骞通过西域,发现塔里木河自西而东注入蒲昌海(又称盐泽,即今罗布泊),而蒲昌海“广袤[máo毛]三百余里,其水亭居,冬夏不增减”,于是便认为这里的水“潜行地下,南出于积石,为中国河”(《汉书·西域传》)。即认为塔里木河是黄河的上源,它经罗布泊潜行(伏流)至积石山,成为黄河。

  到唐代,由于唐初与活跃于青海的吐谷浑人作战,以及后来与青藏高原上的吐蕃人友好交往,便对黄河源地的二湖(鄂陵湖、札陵湖)地区有了较多闻知。如唐初贞观九年(公元635年)侯君集带兵进入青海,追击吐谷浑时,就曾“次星宿川……览观河源”(《新唐书·吐蕃传》)。文成公主出嫁吐蕃,也曾路经河源地区。唐穆宗时,刘元鼎出使吐蕃会盟也路过河源地区,并对这里的山川大势有所认识,《新唐书·吐蕃传》中记道:

  (黄)河之上流,由洪济梁(西宁西南)西南行二千里,水益狭,春可涉,秋夏乃胜舟,其南三百里三山,中高而四下,曰紫山,直大羊同国(青藏高原北部之国),古所谓昆仑者也,虏曰闷摩黎山(巴颜喀拉山),东距长安五千里,河源其间。

  但是,这些都不是考察河源的记录,而且认识与记述还嫌简略。

  元代统一中国后,为了加强中央与边疆民族的联系,试图探清河源,在黄河上游处建立一座贸易城市,然后利用黄河水运沟通与京师内地的联系。于是在至元十七年(公元1280年),元政府派遣都实(又写作笃实,女真族人,姓蒲察氏,元初曾任乌斯藏路督统和招讨元帅等职)为招讨使,佩金虎符,率队前往青海地区探求河源。经过四个月的跋涉探险,他们才抵达河源,通过广泛考察,查清了河源地区的地理情况,并绘制了地图。

  都实的这次考察,首次搞清了河源地区的河流水文特征,以及河流名称等地理问题,指出星宿海为河源所在。《元史地理志·河源附录》所载他们的考察成果说:

  河源在朵甘思西鄙,有泉百余泓,沮洳[rù入]散涣,弗可逼视,方可七八十里。履高山下瞰,灿若列星,以故名火敦脑儿。火敦,译言星宿也。群流奔凑,近五七里,汇二巨泽,名阿剌脑儿(即札陵、鄂陵二湖)。自西而东,连属吞噬,行一日程,迤逦东鹜〔wu务〕成川,号赤宾河……

  这次考察,不仅第一次明确了黄河河源地区的主要支流和水文特征,而且彻底否定了汉代以来盛行的黄河“伏流重源”之说(以塔里木河为黄河上源)。特别是,在指出星宿海是河源的同时,他们还提到一条由西南往“东北流百余里”,汇为火敦脑儿的支流(《元史·地理志·河源附录》)。当时他们很可能是将它作为黄河正源来记述的,如果这一源流即是现在星宿海西南的卡日曲,那么,当时的认识与现代科学调查结果完全吻合。当然,即使不是这样,那也表明当时已注意到黄河的真正源头河流。从保存至今的元代陶宗仪《黄河源图》中,可以看出当时对河源的认识已相当清楚。

  此后,明清两代也都对河源有过考察,进一步明确、丰富了黄河源的地理认识。如明洪武十五年(公元1382年)僧人宗泐〔le肋〕的河源调查;清康熙四十三年(公元1704年)拉锡和舒兰的考察,以及康熙五十六年(公元1717年)的河源地图测绘等。1952年、1978年我国又对河源进行了几次大规模综合科学考察,从各个方面系统认识了黄河上源的地理环境等问题,也证实都实考察成果的科学性和重要意义。清代还专门修撰了《钦定河源纪略》一书。

展开全文 APP阅读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汉程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投诉]

精彩推荐